创新工场卫冰飞:金融科技创业如走戈壁,走到最后的人并不一定是开始跑得最快,体力最好的

概要:

2016年9月1日在北京举行的海通证券金融科技高峰论坛上创新工场投资总监卫冰飞以“科技驱动金融,金融助推经济”为主题,系统分析了过去十年间中美在金融资金、资产和技术三大领域的创新案例,阐述了宏观经济环境和科学技术发展对于金融行业所带来的创新机遇。对于行业的乱象、监管的尺度和未来的趋势卫冰飞先生也分享了他专业和独到的观点。

以下为卫冰飞先生演讲的第一部分:开场语,资金端的创新(信息平台,记账工具,支付工具,证券经纪,第三方财富管理及智能投顾);

正文:

大家好,就像主持人提到的,我刚完成第四届创业戈壁行回来,在100多公里艰苦的戈壁徒步的过程中,我也不断在思考中国和全球的金融科技的发展和未来的方向。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创业就像走戈壁一样,走到最后的人,并不一定是开始跑得最快的,也不一定是本身体力最好的,而是保持创业的初心,一步一个脚印走下来的,靠的是团队的互助和个人的坚持。

我在德国读的计算机本科,毕业后05年开始在埃森哲和普华永道为金融机构提供IT和管理咨询服务。那时候"金融科技(Fintech)"这个名词还未出现,更多的是金融机构自身的信息化和IT化,在欧洲,我见证了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体系的此消彼长以及08-09年从美国次贷危机传导到全球的金融危机,那时我在德意志银行总部的战略部门,眼看着由于贪婪不可持续的金融体系使全球经济到了奔溃的边缘。回国后我在海通证券的直投做股权投资,经历了13年作为互联网金融的元年,从余额宝产品的发布,到过去几年P2P网贷的野蛮生长,一直到现在监管的出台和行业的新一轮洗牌。

现在“互联网金融”这个词已经不太提,说得更多的是“金融科技Fintech”,行业也回归到金融的本质,用科技手段来进行创新。金融还是经济发展的基础要素,尤其现在中国经济面临转型,如何通过金融的创新来刺激消费增长,帮助中小企业发展,鼓励创新创业,从而助推经济的发展,成为了从金融监管层到创业者都在思考的问题。

我过去几年除了在中国投资了91金融、积木盒子(现发展成为PINGTEC品钛集团)、布比区块链等金融科技公司以外,每年在硅谷和纽约也会调研美国的Fintech企业,接下来我会系统地在金融的资金端和资产端两方面比较中美Fintech创新的一些典型案例,然后回归到技术本身,讲这几年来大数据、机器学习、电子货币、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最后分享一下本人对行业的总结和思考。

一、资金端的创新

在中国,大资管的时代在逐渐到来,数据显示,个人可投资资产年均增长16%,配置逐渐多元化。08年,居民的现金及存款的比例达到约70%,发展到现在,多元化的资产配置产品已超越了现金及存款,达到了约60%的比例,中国的中产阶级崛起给财富管理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与此同时,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进入了数字化时代,根据BCG的调查,有80%的高净值人群接受互联网产品,其中包括电子银行、第三方支付、互联网理财产品、智能投顾、P2P、众筹等。在中国,理财人群的数字化程度是相对比美国更高的。

中美的财富管理的发展路径比较:

虽然美国上百年资本市场的发展历史值得借鉴,但通过最近20年互联网的发展, 80、90后的中产阶级逐渐成为理财市场的主力军,可能给中国的财富管理模式带来跳跃式发展的可能性。

可以看到第一阶段中美都是个人主动性炒股,二级市场基本以散户为主,市场波动较大,投机性强。第二阶段是中国机构化投资的壮大以及信托、基金销售模式的发展,比如像华夏基金,天天基金网等机构的崛起,中国目前所缺失的是美国机构化投顾的模式和投资组合的产品形态,核心原因是信任的缺失。随着美国基金管理策略从主动型向被动型演化,基于ETF产品的智能投顾得以在过去的3年里得到迅速发展;在中国,随着新一代80、90后的崛起,他们对大型互联网公司(如阿里的蚂蚁金服)的信任度甚至会超越传统财富管理机构,随之而来,线上的智能投顾模式在中国也可能出现跳跃式发展的机会,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现象是美国先是有了几百年历史的财富管理行业,再有P2P网贷平台的兴起。在美国固收产品长期低收益率的市场环境下,资金在寻找相对高收益率的另类资产,所以一部分机构资金就涌入了P2P信贷市场,更确切地定义应该是P2FI(个人对金融机构)。但是中国过去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是先有P2P的网络借贷,而且是真正的个人对个人,然后随着信贷风险的加剧和监管的出台,P2P网络借贷平台逐渐转型,扩充自己的产品线,成为了财富管理公司。所以我最近观察到的不仅是从“互联网金融”到“金融科技”口径的变化,也是“P2P网贷”到“网络理财”这样一个口径的变化。

比较了中美在资金端的不同发展路径和模式后,我们来看一些具体的案例:

信息平台: 大家很熟悉,中国自从有了PC互联网就兴起了比如东方财富、和讯、雪球等平台,在美国也有Yahoo Finance、Barron’s这样比较成熟的平台。美国这几年有一家独角兽公司叫Credit Karma,它的模式比较创新,它通过免费查个人信用来获客,再把客户线索导给金融机构进行收费。在目前中国的信用体系中,个人信用的查询还不是很普遍,所以这个模式在中国暂时还没有看到。

记账工具:这也非常成熟的模式,美国有Mint,它主要是银行及信用卡的管理,通过新开卡返佣获利。Personal Capital是在理财账户上提供了整合工具,进而对接的资管产品,中国的挖财和随手记也在走类似道路,但中国的信用卡新开卡市场较难切入,所以它们直接切入到了个人理财市场上,用户信任的建立和理财产品销售的转化是关键。

支付工具:美国的支付场景主要被三大信用卡公司占领,他们收取2-4%的手续费,相当得高。所以在美国就有大量的创业公司进入支付领域,其中包括PayPal这样的Fintech始祖;在中国,支付领域已经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所占领,他们以千分之几的费率,加上极强的地推和产品体验,使中国的移动支付超越了美国,并在渗透到印度甚至欧美市场。但在B2B支付这个领域美国更强,有一家独角兽公司叫Stripe,因为两端的B都相对分散,使得Stripe成为了连接支付场景和支付机构的聚合工具;在中国也有几家公司,代表性的有PING++,但是由于目前国内支付机构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双寡头的局面所以B2B的聚合工具市场相对有限,但我判断随着小米、华为、联想、三星等几家占据移动终端入口的公司进一部进入移动支付领域,支付机构的多样性会加大,B端的整合需求也会有更大。

证券经纪和平台销售:经纪业务的费率在美国也是挺高的,这几年随着Robinhood等几家零费率平台的兴起,经纪费率也趋向为零;在中国经纪费率本身已经非常低了,再加上一人多户的放开,造成券商经纪业务的竞争压力加大。未来,不论传统还是互联网券商的经纪业务只是一个引流获客的手段,收入利润的来源和重心将逐渐转向融资融券、投顾、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等业务。

智能投顾:在美国的两家智能投顾公司Wealthfront和 Betterment已经发展了近十年的时间,中国的互联网金融龙头企业,包括京东金融、宜信、品钛、挖财,都在投入研发智能投顾产品,我预计这将成为大平台吸引初级用户的标配产品,但作为初创企业想通过智能投顾产品开拓新用户的难度在加大。 美国智能投顾相比传统投顾的核心竞争力是低费率,只有20-40BP,传统投顾要收取约2%的咨询费或管理费。美国人已经普遍接受了被动型理财,所以这块领域迎合了很多人低费率、标准资产配置的需求。在投资上,美国的智能投顾组合基本上是基于ETF产品,在中国ETF的流动性和规模还不成熟的情况下,很难做基于ETF产品的智能投顾,现在我们看到更多是固收+公募基金浮动收益产品的配置。在技术上,基于ETF或公募基金的配置方式在智能化程度上还处于初级阶段,进入门槛并不高。目前在美国,许多券商和基金的巨头也纷纷进入了这个领域,对初创公司造成了比较大的冲击,有一些公司如SigFig、Future Advisory也刚被UBS和Black Rock收购。

第三方财富管理: 在美国有家上市的金融公司叫LPL Financials,是一个独立理财师的平台,在中国有很多公司尝试做了这块领域的创新,但是目前并不是特别成功,究其原因是目前中国的理财师的专业度偏低,只是进行简单的产品售卖,没有真正建立起客户的信任,所以在此基础上做独立理财师平台还是有点困难,但是像诺亚财富、宜信财富等通过大量线下理财师来服务中高端客户的市场依然非常巨大。

卫冰飞 个人简介:

卫冰飞先生现担任创新工场投资总监,他专注在金融科技和汽车交通行业,曾主导了PINTEC品钛/积木盒子、布比区块链、91金融、途虎养车等项目的投资。

卫冰飞先生拥有超过10 年投资和管理咨询经验。他曾在海通证券和德意志银行负责集团战略和投资业务,在金融行业拥有丰富的经验。在此之前他就职于普华永道和埃森哲,负责金融行业的IT系统实施、管理咨询以及收购兼并项目,曾服务中国民生银行、德国商业银行、苏黎世保险等客户。他就读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MBA,拥有德国罗伊特林根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