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讼网络科技完成亿元B轮融资,要从律师入手,对律师服务形态进行改造

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就在朋友圈被聂树斌沉冤昭雪刷屏时,国内互联网法律服务领域的单笔金额最大一笔融资宣布完成。

这笔由互联网法律服务机构无讼网络科技(简称无讼)完成的1.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由华创资本领投,IDG资本旗下管理的人民币基金跟投。此前,无讼于2015年4月获得IDG资本的27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

“无讼此轮融资或将改变这一现状,给’互联网+专业服务’带来了更多想象。”无讼网络科技创始人蒋勇说。

“一直以来,法律服务市场存在一个很诡异的现象,一边是客户很难找到律师,另一边是律师苦于找不到案源。案源难寻导致律师无法形成专业化分工,服务质量无法提高、服务成本无法降低,这又让当事人对法律望而却步,选择通过随意约定、从网上下载模板、亲自出庭等方式自助式地解决法律问题。”

在蒋勇看来,这些需求构成了法律服务市场的巨大“长尾”。当法律服务的效率、质量和用户体验得以改善,法律服务的成本得以降低,这样的长尾将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另一方面,法律服务市场的规模也会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自然增长。

从律师入手

在无讼的商业逻辑中,无论是让“供给”和“需求”之间形成真正的匹配,还是让“供给”高质量地服务于“需求”,都需要对现有的律师服务形态进行整体的改造。

大部分法律互联网平台的模式是“聚拢流量→招揽律师→撮合交易”,无讼的互联网创业,则始于对律师端的改造。

这其实与蒋勇本身的经历有关,蒋勇自己是一位律师,拥有二十余年律师执业经历,在律师行业颇具影响力。基于他和他的团队对这个行业长期的实践和理解,律师端改造的创业开端,成为其选择的路径。

无讼网络科技创始人蒋勇

“法律服务与一般简单服务有着根本性的不同。”蒋勇说,一般简单服务标准化程度较高,服务者的个人特质对于服务品质的影响相对较低,在交易时即可比较准确地预知未来服务的状态和结果。这也就是说,法律服务的个性化意味着,法律服务的需求是因人而异的,律师的专业能力也各有所长,参差不齐。而在法律专业门槛下,客户其实很难甄别。

他认为,对法律服务过程的深度介入决定了这场改造的根本。“在普通的商品交易中,当供需双方的交易意向达成,交易就基本结束了。但在法律服务中,交易的撮合只是开始,后续的法律服务过程是更加复杂和漫长的。如果不能更深度地介入服务过程,法律服务的效率提升仍然有限。”

“为律师赋能”

那么,如何改造律师端?无讼选择的方式是“给律师赋能”。

“我们是要帮助律师去完成适应互联网环境的自我改造。”蒋勇说。无讼面向律师端的“无讼App”,将诠释如何以“LaaS”的方式为律师提供服务。

“所谓LaaS ,是Law as a Service的简称。它是从SaaS衍生出来的一个概念,我们希望以SaaS的方式,从知识、工具、机会、身份等多方面为律师赋能,让这些法律领域的基础设施成为律师们唾手可得的服务。”蒋勇说。

据蒋勇介绍,自2014年8月成立以来,无讼先后推出了法律人专业社区“无讼阅读”、法律检索工具“无讼案例”、律师实务技能培训体系“无讼学院”、律师协作平台“无讼合作”等一系列产品,从知识积累、能力提升、品牌塑造、业务合作等方面为律师提供帮助,与超过15万律师建立了紧密联系。

与此同时,无讼所搭建的数据团队通过对超过3000万份法院裁判文书的解构,识别出了每一份裁判文书中的案件类型、审理法院、代理律师、原被告诉求等诸多信息,并且将律师与案例数据关联匹配,客观地展现代理过诉讼的每一位律师的专业领域和执业经验。

2016年,无讼先后推出了“无讼办法”和“无讼智能法务系统”两个法律服务产品,二者均对传统法律服务的流程进行了深度标准化和一定程度的再造。

“无讼办法”将企业不同类型的日常法律事务进行统包之后,精准匹配律师进行分项处理,通过清晰透明的服务流程辅助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如同为企业在云端建立起一个法务部,能够大幅提高企业法务服务效率和质量,降低成本;“无讼智能法务系统”则能够针对企业的诉讼需求,通过大数据和专业识别快速匹配、推荐高性价比的律师,并且全程跟踪,提升案件办理过程的质量和效率。

蒋勇介绍,新一轮的1.2亿投资将主要用于人才招聘、产品研发升级和市场拓展。法律大数据的进一步挖掘、人工智能的进一步训练、无讼App功能的完善和重点客户的拓展将是无讼在未来一年里的主要努力方向。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