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背后真实的花加,全国有7大分仓和8000亩自营花田,月发货200万件

鲜花电商 Flowerplus 花加(以下简称花加)刚刚经历完一轮品牌危机。

起因是这样的,花加在近日向用户发送短信称:「本周您收花的混合花束中含有马利筋这款花材,在处理它的枝叶时会有白色乳汁流出。请处理后及时清洗不要与皮肤接触,我们会安排快递上门回收此批次花材,未送达的将会拦截配送。」

截止至8月6日,回收工作全部处理完毕,8月7日凌晨,花加 CEO 王柯发布了名为《美好事业 从责任开始》的声明。

虽然官方已经将此事处理完毕,但「马利筋事件」却在自媒体平台上迅速发酵。部分文章冠以「鲜花电商涉嫌配送毒鲜花」这样的耸人听闻标题吸引眼球,一时间让鲜花电商,尤其是花加陷入很难堪的局面。

目前市面上的观点是,马利筋汁液过敏还是小概率,花加在召回鲜花的过程中一共有 3 人出现过敏情况。如果是冠以「毒鲜花」之名,背后的目的还是为了恶意吸引眼球。

同时,这件事也暴露出一个问题:许多人对于鲜花行业始终是一知半解。邦哥于近日采访了花加创始人王柯,从他介绍的商业模式中可以看到,马利筋事件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而真正的鲜花电商又有哪些超出用户想象的复杂之处。

采摘、仓储、配送 鲜花电商是一门重生意

接近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王柯一共说了不下 5 次供应链。

他告诉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鲜花电商现在表面上最大的痛点就是没法把品质做到 100% 的完美。在这背后,花加的鲜花从采摘到用户手上经历了32步处理,而真正的痛点就在于供应链。

王柯说,除了末端配送的车辆使用了第三方团队之外,现在花加所有的供应链都是自己团队搭建。

那鲜花电商供应链到底分为哪几个部分?

最前端来看,花加在云南拥有 8000 亩的自营花田,并且搭建了一支鲜花采购团队。一般在采摘鲜花的1小时内就要做好采后处理,不然会严重影响到鲜花质量。

从花加给出的声明来看,马利筋的问题就出在鲜切花的采购处理上。其实它是一种国内外非常常见的花卉花材,做好采后处理的话,完全可以用作观赏。

完成采摘后,这些鲜花都会被运送到花加的全国分仓。

王柯说,现在花加在全国有七大前置仓,总共 50000 平米,分别位于北京、上海、深圳、武汉、程度、济南和云南。每个分仓能够覆盖周围 500 公里的区域。

也就是说,目前花加的配送城市为 100 多个,其中以一二线城市为主,还有少量三线城市。

最后跑出仓库后,就是需要冷链技术的末端配送。

花加用几十人的技术团队开发了一套物流系统来调配车辆、以及监测车内温度。

由于是每周预定的模式,所以花加的配送是有计划性的,这就能集中调配。现在一辆车差不多可以送三单。所以用王柯的话说,现在花加的末端配送是所有生鲜物流里价格最低的,一单成本 7 元,而市场上的平均成本是 15 元。

但不是说花加现在就能完美控制末端配送不出岔子了,单量大了之后,对于每个产品的控制力还是会减弱。而且鲜花是靠天吃饭的生意,像是最近动辄40度的极端高温天也对配送的要求更严苛了。

模式重、用户素质高 鲜花生意的想象力很大

花加最新的一轮亿元级别的融资是今年 7 月份公布的,昆仲资本,真格基金等参与。而让王柯印象深刻的则是2015年的两次融资。

那个时候是资本寒冬,他拿着项目去见了很多投资人,大多人表示生意太垂直,不感兴趣。但在一次次约见后,还是有人看好鲜花电商的趋势,因为这是消费升级的典型方向。

再加上鲜花是具有社交属性的产品,口口相传之下,获客成本比较低,用户质量又高,想象空间依旧存在。

根据官方给出的数据,花加目前拥有 500 万微信公众号订阅粉丝,除了早期投过微信的广告,其余用户都是这两年稳定增长的。

之所以一开始只选择了微信,这是因为王柯的两个判断:

第一、如果能把微信流量导入到公众号上,那这些都算是自己的用户。淘宝、天猫和京东都无法做到。当然,现在花加的天猫旗舰店也开了,毕竟算作一个免费的大型流量渠道。

第二、鲜花是社交型产品,微信的传播效率更高。花加现在绝大多数的用户都是女性白领,很多人甚至会同时在办公室和家里订购产品。

花加的定价策略很简单,价格从低到高,从每周 69 元的入门级到 1699 元的高端定制款都有。假如是每个月都在消费的话,说明这个用户群的收入和趣味都是比较高的。

其实,花加的前身做鲜花礼品的,目标用户群体是送花的男性。之所以改成鲜花预定的模式,也是因为要改变目标群体,毕竟在审美这件事上,女性更愿意花钱。

从高中开始,王柯就想要做和「美」相关的事情。那时候他立志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所以大学时就学了服装设计。

他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连续创业者。

创业做过服装搭配、还做过为电商提供摄影服务的项目,叫零零里。直到花加,王柯才真正找到了一件可以长期干下去的事业,以及一篇开阔的市场。

目前,根据官方给出的数据,花加每月发货量过 200 万件,单月销售额达 1 亿元而今年王柯给自己订的目标是 10 个亿的 GMV,折算下来就是每个月 80 多万的用户付费。

考虑到鲜花行业的毛利还不稳定,所以他们根据系统数据、竞争对手统计以及人口等核算下来,今年鲜花电商的规模在 27 亿左右。

而到 2020年,王柯认为市场规模会增长到 120 亿,而整个鲜花全行业的会增长到 1000 亿。

有市场、有订单、有想象力,同时也有难题和各种危机,留给王柯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

夏毅鸣

资深记者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