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前奶茶妹妹首投的项目,昨天进行了第四次融资

图片来源: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来源:由受访者提供

刘夜说,一个公司如果说要颠覆哪个公司,那它的格局就太小了。

刘夜站在舞台中央,场面略显尴尬,因为背景板突然蓝屏了。他正在拆解“作业盒子”的盒字,大概会从音形意三个方面,27个维度。好在他和很多创业公司的CEO一样,是天生的演讲者,他说自己其实是一个失读症患者,一个失读症患者是不需要看提词器的。

刘夜想要表达的意思是,通过有效的学习方法,即使并不具有学习天赋的人,也可以像他一样,克服阅读障碍,考上重点大学,毕业十五年后还能对各种方程式如数家珍,信手拈来便是闪闪发光的名人名言,甚至可以在科技领域连续创业,做一家明星互联网教育企业的CEO。

刘夜是作业盒子的创始人和CEO,这家专注于K12阶段的在线教育公司,在10月12日完成了B+轮融资,融资额约2亿元人民币(由于作业盒子已搭建BVI结构,融资实际以美元形式),由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领投,新世界集团、百度风投以及好未来跟投。

这已经是作业盒子的第四次融资,但为融资举办发布会还是第一次。不过,早在两年前,作业盒子已经因为融资名声大噪,在其A轮融资中,奶茶妹妹章泽天对项目进行了跟投,完成了她作为投资人的首秀。

炙手可热的在线教育

作业盒子创立于2014年,当时还在经营因脉科技的刘夜、仍在百度战略合作部任总经理的王克、在英特尔负责中国教育产品线的贾晓明等人,在刘夜家的院子里,用了一顿饭的时间决定了创业方向——基于学校作业和学生学习场景,打进在线教育领域。

这是一个颇有背景的创业团队,有很强的互联网基因,创始人又有连续创业背景。公司还没成立的时候,刘夜等人见到了时任联想之星合伙人的刘维,只用了20分钟时间,双方便敲定55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

最初的作业盒子是面向中学阶段的全科作业工具类产品,摸索了一段时间,成效一般。刘夜等人决定做一款针对小学生的学习工具,以数学题型为切入点。为什么选择数学?因为数学有清晰的知识架构,最容易被拆分成知识点。最初,他们甚至只做了一种题型——速算。

这款最初名叫速算总动员的App,很快在小学生市场打响了名气,大概是因为小学生应用工具化产品的效果更显著。贾晓明记得,一位应届毕业生被分配到山西晋中的乡村小学教书,他面对的是一群数学基础薄弱、家庭缺乏辅导能力的孩子。一次偶然的机会,这位年轻的老师发现了速算总动员产品,试用了一下觉得不错,于是从二手市场收购了一批旧智能手机,只装了这款App,发给学生使用。不久后的全县小学数学测验,他们班级名列第一。

速算总动员后来升级为速算盒子,后又更名为作业盒子小学版,题型从速算,扩充到其他数学题,又在今年年初加入了语文和英语。在App上,老师可以布置作业,学生可以完成作业,此外还可以进行课业之外的学习。根据作业盒子获得的老师反馈,绝大部分称学生成绩和班级排名都得到了提高。

截止2017年9月,作业盒子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000万,覆盖了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400多座城市的50000所学校,累计采集答题数据超过200亿条,日均活跃用户超过220万。

身处在线教育的风口,作业盒子经历了规模的快速扩张,也引起了众多明星投资人的兴趣。其A轮投资人名单包括好未来、刘强东章泽天夫妇、以及联想之星,B轮融资由德联资本领投,联想之星继续跟投。

值得注意的是,创业至今,刘维是刘夜团队最坚定的支持者。刘维参与了这家公司的每一轮融资,除了前三轮的联想之星,B+轮中的百度风投是刘维的新东家,刘维现任百度风投CEO。

“现在想来,作业盒子的发展路径,和我与刘维第一次见面时讨论的没有差别。”刘夜觉得,他和刘维具有高度的精神默契,就在几个月前,他和刘维通电话,刘维对他说:“我有些想法要跟你沟通。”刘夜说:“我也是。”待到见面时,刘夜给刘维说了他对于建造AIOC(AI-Oriented-Content,即基于自适应学习场景的内容建设)的想法,刘维对他说:“那我就不用再说了。”

AI风口下的教育探索

此次融资的2亿元,正是要为作业盒子的AIOC战略铺路。刘夜认为,大段的照本宣科,对学习并没有实质帮助,只有将知识极小颗粒化,通过多重刺激和高频互动,才能让思考回归学习,最终产生良好的效果。这是一个阅读障碍症患者基于亲身体验后的结论,由于书本内容无法对大脑产生直接的刺激,刘夜需要对内容进行缓慢的精读,通过思考知识的关联性,最终形成深刻的记忆。他就是《夏洛特烦恼》中,记不住马冬梅的那个人,这个记忆最终集合了动物、季节和植物的气息。

BAI创始管理合伙人龙宇对知识的小颗粒化非常感兴趣,她对1000万个知识节点的颗粒度感到兴奋。

基于AIOC战略,作业盒子将推出布克学院,包括“布克圆桌课”和“布克自学”两个产品系列。其中布克圆桌课借助双向实录技术,通过对知识点进行夸克级拆解,打造场景化的内容及学习体验;布克自学课则是自学产品。

AI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势必会削弱线下课外辅导的重要性。记者问刘夜,作业盒子将来是不是要颠覆它的投资人——好未来?刘夜说,一个公司如果说要颠覆哪个公司,那它的格局就太小了。但他也记得好未来董事长张邦鑫说过这样的话:“如果将来有哪个公司要颠覆好未来,那我宁愿是自己投资的企业。”

当然,虽然作业盒子的用户基数远远超过了好未来,但在盈利能力上还远远不够。刘夜希望作业盒子将来和好未来一样,成为百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但就记者的观察,在这个过程中,它还要跨越不少障碍。

对于作业盒子来说,首先要和竞争者赛跑。目前,市场上与它最像的产品是一起作业。两家出发点不同,作业盒子是数学,一起作业是英语,但最终都要发展为全学科,大家会越来越像,只有找到自己的差异化竞争优势,才能跑在前面。

作业盒子最初是一个工具类产品,目标是提高学习效率,激发学习兴趣。因此,在课业之外,产品还提供大量基于游戏场景的题目。公司发现,平均每个学生在完成一道课业题之外,还会做两道游戏题。但只要是游戏,就容易让人上瘾,王者荣耀是这样,学习游戏也一样。刘夜坦陈,一段时间里,公司收到了不少学生家长的抗议。最终,公司采取了多种约束性手段。例如,做游戏题需要体力值,每个学生每天只有100个免费体力值。一般来说,游戏公司的盈利模式就是售卖虚拟货币,但作业盒子面对的是学生用户,这便导致,即使付费,每人每天也只能多10个体力值。

目前,作业盒子上每天的答题量已达到1亿次,但刘夜告诉记者,这其中只有10%产生收入。

作业工具类产品,当然是获得流量的好主意,但却很难赚钱。刘夜的想法是通过为付费用户提供增值服务来实现收益。和大部分在线教育创业者一样,他把眼光放在了内容付费上。布克圆桌课和布克自学正是要走这条路。

但内容制作意味着更高的成本,尽管此次作业盒子融到了2个亿,但留给刘夜的时间并不多。他必须在一两年时间里,把这套模式跑通,让下一轮的投资人看到一个百亿美元市值的将来。

王丹

网站编辑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