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像对方,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必有一战

竞争总会从不可预知的地方出现。

pc6下载站的数据显示,手机直播软件达1519款,短视频软件达400款,乍看之下,两个领域本身的竞争就非常激烈,光是直播领域,就细分到了游戏直播、明星直播、人人直播等,而短视频领域则细分出了音乐短视频、娱乐短视频、短视频工具等。

随着行业的高速发展,短视频里夹杂着直播业务、直播业务夹杂着短视频的情况越来越多,可能各自的平台都会有主要的侧重点,而单纯分属短视频、直播已经不适用了,短视频和网络直播双方越来越“神似”,随着业务的渗透和下沉,短视频和网络直播将来必有一战。

1

网络直播平台的代表有:映客、YY、花椒、一直播、酷狗直播、NOW直播、人人直播等;

短视频平台的代表有:快手、抖音、美拍、秒拍、小咖秀、奶糖等。

根据App Store的信息显示,映客App在其2017年2月27日更新的4.0.00版本中加入了小视频功能。映客头部的第二个频道页就是“小视频”,“附近”功能里也加入了小视频功能,用户也可以直接在底部发布“小视频”,小视频功能已经融入到映客App里。

花椒App的底部专门设置有“视频”频道。斗鱼直播首页里面,视频是与直播同一个子页面的。酷狗直播、YY直播也纷纷上线了小视频功能。

从映客、花椒、酷狗直播、YY几个App来看,短视频已经吸引了不少直播用户的目光,且流量还不错。加入短视频功能,用户的注意力并没有被抢走,恰恰相反,短视频很好地弥补了直播播主的信息维度,比如某直播此刻虽然不在直播时间段内,但粉丝却可以关注其发布的短视频,这样大大增加了粉丝与播主之间的黏性。相比较直播这种比较讲究“烧脑”、及时的反应力方式,短视频则有点儿“表演”的性质,一定程度对播主起着美化的作用。

而短视频方面,快手、美拍、秒拍等也都很早就加入了直播阵营。据郭静的互联网圈了解,直播功能在快手App主屏的信息流里占比非常小,绝大部分都是短视频,但短视频的运营者会把短视频的流量转化为直播的影响力,并通过直播来获利,短视频只是运营者吸引用户关注的手段,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在直播上面,并且不断吸引粉丝们在直播过程中打赏。

信息流中的广告营收,短视频运营者并不会获得分成,而直播却是直接的收益,虽然也要跟快手平台方按照一定的比例分成,可打赏获利比靠广告获利要容易的多,对于快手上的运营者来说,能够靠广告营收的毕竟是头部的大号,而且快手对广告内容并不鼓励,而打赏则能够让大量中尾部的运营者能够快速获利,不太复杂的盈利模式让许多短视频运营者可以简单快速的找到赚钱的方法。

另外,大部分短视频的时长在10秒——15秒之间,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想做出一部夹杂着广告的高质量短视频,成本是非常高的,质量不高的话,就无法上热门,不上热门就没有流量,没有流量广告主就不会买单,所以,相比较广告模式,远不如直播来的直接。短视频平台一般售卖的广告以开屏广告和信息流广告为主,可这些和短视频运营者无关。

很明显,网络直播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之间的边界被彻底打破。去年各大网络直播平台的竞争非常激烈,不少平台都看中了直播的热度,纷纷加入直播阵营,可今年网络直播平台都开始玩短视频了,这些“风口投机者”又回到从前。据郭静的互联网圈了解,某互联网巨头旗下的一款社区产品曾兴高采烈地加入了网络直播阵营,但几个月后,除了架构上仍可以看到直播的影子,所有推荐页均看不到一丁点儿直播的痕迹,也就是说,其直播业务很互联网模式地黯然下线了,暂时还没看到关于让播主最后提现的公告,但想必不远了。

直播+短视频,本身并不冲突。首先,两者都是视频介质,在视觉习惯上是一致的。直播+图文、直播+图片就显得比较突兀了,远远没有直播+短视频贴切。其次,都是流量消耗较大的应用。短视频单次的流量消耗要低一些,但浏览频率比直播要高一些,这意味着用户在浏览短视频和直播的时候,大部分都会在WiFi环境下(真爱粉和土豪估计不在乎WiFi不WiFi了),都是相同的浏览环境。还有就是,两者一长一短,互相弥补。短视频弥补了直播的短板,直播则弥补了短视频的碎片化,直播平台完全不用担心短视频会夺走直播的注意力,短视频是补充,短视频平台需要直播来增强用户与单个短视频运营者之间的黏性,以往播主直播结束用户就下线了,但现在用户还可以浏览播主发布的短视频。

短视频已经顺利地融入到直播平台中,直播也跟短视频平台相处比较融洽,可有意思的是,映客、YY、花椒、一直播、酷狗直播们并未大肆宣传其短视频功能,快手、抖音、美拍、秒拍们并未大肆宣传其直播功能,这是因为双方的最终定位决定的,这种定位要打破并不容易,三四年下来,用户对平台的印象标签已经形成,再换一个新的标签,很容易让主次更迭,弄不好还会砸了自己的招牌,功能和业务比重可以更换,但用户的印象标签不易更换。在根上,快手依旧是短视频,映客们依旧是直播。

直播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发展到现在,虽然还未达到真正的顶峰,但也快了,互联网公司向来就比较焦虑,短视频要突破自我、直播平台也要突破自我,所以往对方的阵营里渗透,是必然之举。

短期内,还看不到映客、YY、花椒、一直播、酷狗直播阵营与快手、抖音、美拍、秒拍阵营的直接战斗,短视频平台早就开始玩直播了,而直播平台直到今年才开始加大短视频的比重,显然,直播平台们来的有点儿晚,但短视频运营者一定程度上也是直播的播主,本质上看,短视频、直播平台各自不同的属性会让用户自动区分,但用户的部分注意力会被播主给吸走而这就成了双方竞争的焦点,将来,双方肯定会在这一点上“大打出手”。

短视频进入直播并不复杂,但直播平台想要玩转短视频,还是得有点儿本事的,短视频平台上有大量普通用户,而这些用户又是播主,可直播平台上,绝大部分都是播主,用户并不起贡献内容的作用,即使现在开通了短视频的UGC功能,但平台的属性是以直播为主,普通用户上传的短视频内容很容易沉没,大部分信息流的位置,会被让位给头部播主的内容,普通用户要想实现短视频的价值是比较困难的,不过,相信直播平台会在短暂的适应期后迅速与直播+短视频新模式吻合的,都是娱乐路数,而且重心仍在直播这里,有了这个核心,直播平台反倒是占据了主动。

徐筱玮

记者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