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7年,投出一家美国上市公司,他见证了互联网金融从迷雾重重到鲜衣怒马的过程

北京时间11月11日,“拍拍贷”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了。

上市当天,PPDF发行价为13.3美元,总市值达40亿美元,本次融资总额达2.7亿美元,其中包括公开发行股票融资2.2亿美元和新鸿基私募融资5000万美元。

就在10月18日,“趣店”刚在美国上市;而另一家“融360”也将于下周在美国纽交所上市。2017年,可谓是互联网金融扬眉吐气的大年,而这对投资人来说,退出也是一场胜利。

刘一昂有幸在C轮阶段投资了拍拍贷,入行7年,他就投出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可谓非常幸运。作为一名战斗在第一线的投资人,他更是见证了互联网金融行业从迷雾重重到鲜衣怒马的过程。

借着敲钟的兴奋劲儿,他想把这些过往的经验和深切感受都能吐露和分享,关于做投资的个人成长,关于创业者的坚持与梦想,关于行业发展背后的人文故事。

关于刘一昂:

刘一昂于2017年加入百度风投任执行董事,专注于智能化的风险投资和管理,在消费服务、金融保险等领域有较深刻的研究。曾投资拍拍贷、闪银、HeyJuice、小鹿叮叮等项目。在加入百度风投前,刘一昂先生曾任职顺为资本副总裁、SIG(海纳亚洲投资基金)和联创策源副总裁。

以下是刘一昂的分享全文:

入行7年,就有幸投出一家美国上市公司,我是非常幸运的。

我是2010年入行,当时一个特别机缘巧合的机会,进入清科创投,看移动互联网,我们也算是第一批从产业进入VC行业的人吧,这些年的业绩上看,这批人的发展还算成功。

当年雷军雷总在一次大会上说2010年是移动互联网元年,大家也像打鸡血一样,疯狂的投入移动互联网,在移动互联网投资领域摸爬滚打了3年之后,感觉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基本上结束了。

2013年我们错过了今日头条,感觉也是移动互联网最后一个机会结束了,看着越来越贵的流量和水深难测的传统行业。大家把精力和钱投入了两个新的赛道,一个是O2O,一个是互联网金融,我也不例外,急切的研究这两件事儿。

从这么多年的行业经历看,VC们集体看错的大风口其实并不多见,O2O在经历了一开始的资本浪潮和倒闭浪潮之后,也坐稳了美团点评和滴滴打车两家巨头。而互联网金融也迎来退出大年。

然而,如今格局已经基本定局的这两大行业,在13年我们这些刚入行2-3年的投资人眼里真是前途迷雾重重。

初识互联网金融,懵懂

我投资的第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其实不是拍拍贷,而是一家叫盈盈理财的公司,虽然当年出现了一些状况,这个项目并没有真正的投资完成。

还记得13年的一个中午,我跟李张鲁一起在东直门一家粤菜馆吃午饭,那个时候看互联网金融想找个人讨论一下都很困难,当年他还在华创,他们搞了宜信,对普惠金融这个行业的洞察在当年要比我们强的多了。

饭桌上张鲁兄弟给我介绍了他们投资的一家公司——铜板街,可能因为缘分吧,我们最终并没有和铜板街走到一起,而是在王刚的介绍之下,投资了他的竞争对手“盈盈理财”。

虽然盈盈理财和我们在投资层面并不是一个特别愉快的经历,但是沙僧(支付宝诨名)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是非常优秀的创业者,也教会了我很多东西,那个时候王刚和项目的参与度很高,他的观点一向都非常犀利,虽然跟王刚的交流次数并不多,但是对于大行业的理解和格局关的建设,对我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

我还记得在一次董事会上,我们讨论到支付宝的余额宝目前量增长的非常快,我们创业者的机会何在?

王刚说:如果把互联网金融看做一场雨,现在才下一些毛毛雨,不久的将来会是一场倾盆大雨,大家在等着接水,支付宝有一辆卡车,我们手里拿着一个水桶,对于一场大雨来说一辆卡车和一个水桶都太小了,现在应该想的不该是支付宝的卡车往哪儿开,二是如果在暴雨来临之前建造一辆自己的卡车。

从盈盈理财之后,给我打开了金融行业的视野,也让我更加坚定了要深耕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的决心,我也很快的感受到了这个行业的博大精深,真是水深似海,暧昧的监管机构,虎视眈眈的传统持牌金融机构,不敢招风但是体量巨大的宜信……

与拍拍贷结缘,心动

在一个下午,经朋友介绍,我见到了拍拍贷的老大Jack Gu,上海,在拍拍贷一个很闷的会议室里,Jack是一个很闷的人,但是他让我领略到了一个我曾经没有仔细思考过的资产类型,个人小微信用贷款。

在2013-2014年我们看了大量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我们也把互联网金融分为资金和资产端去看待,拍拍贷虽然两端都做,但是拍拍贷的核心优势是在资产端,拍拍贷的小额而分散的资产,最有机会借助互联网的优势扩展,也最有可能实现真正数据驱动的征信模型。

在那个时间点上拍拍贷的放款额度和贷款余额在行业里都并不突出,但是我们仍然坚信这种模式是可以在保证逾期率平稳的基础上大规模放量的,而且放量之后边际成本低、利润可观。拍拍贷后两年的增长也证明了我们当年的判断是正确的。

当时2013年,在美国,lending club已经展露头角,而中国,宜信在线下已经体量巨大,但是单笔借款金额还是想对比较大,人人贷也转战线下,并且获得6亿美金估值的融资,只有拍拍贷仍然坚持线上小额。

今天来看当年线上获客成本相对低,征信靠系统回避了人的道德风险,也更加易于扩张,小额现金贷款让模型趋于稳定,逾期率更加可测。

但是当年敢信的人确并不多,所以我一直非常佩服当年还在红杉的胡丹,12年就400万美金投了拍拍贷,占了28%。在当年大家大炒p2b,一个资产动辄千万上亿的年代,拍拍贷并不显山露水,Jack和Cliff的团队也算不上豪华。但是他们特有的专注和坚韧还有强大的执行力在今天的创业团队里面越来越难以见到了。

13年拍拍贷并没有在资本市场上特别的热门,我在基金内部也没有推动这个项目,祝贺Ron在13年投资了拍拍贷,我一直认为那一轮是最最清晰应该进入的轮次,其实介绍我和Jack认识的人,是Ron和我都在董事会的一个公司CEO,不知道是不是他给Ron介绍的Jack:)。

在14年我加入了SIG,我们非常希望投资互联网金融行业,记得当时Joan问我,要挑一家互金公司,我们投谁,我说拍拍贷,Joan说那咱们赶紧看看去啊。我再次去找了Jack,Jack上来就跟我讲,说我们前阵子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策,把电商经营性贷款砍了,专注的做个人消费信用贷款,我心里说我去年觉就该砍了,这摆明了是支付宝的生意。

但是在14年那个大部分互金公司都在交易额放卫星的年代,敢于砍掉一个还不小的业务板块,我再次佩服Jack的坚决和坚持。

Jack还问我们,我们这一轮已经在收termsheet了,你们还赶得上么?我说赶得上,然后我和Joan做了很多工作,说服SIG的中国团队,说服SIG的美国合伙人。

对标了N多的公司,包括SIG的美国合伙人是lending club的资深投资者,那个时候我才深刻的认识到看上去拍拍贷和lending club业务模式相同,但是面对的历史机遇是完全不同的,lending club的历史机遇是美国08年金融危机之后,资产过度证券化带来灾难,金融行业有回归朴素的需求。而中国完全是市场空白、监管暧昧的环境下策马奔驰的机会。

我们给拍拍贷发了termsheet,也结识了当年还在君联的泽辉和Mark,也就是我们的联合领投人,君联的专业性和细致性让我们十分敬佩,其实那一轮close的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经历很多波折,特别是在SIG刚刚决定了不履行趣店的termsheet之后,我觉得那个决策也难说对错吧,毕竟今天趣店上市的故事和当年给SIG讲的故事也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拍拍贷的故事却一直都没有变化过,包括IPO。也是应了那句话吧,好事多磨。

投得拍拍贷,苦熬

在2015年初,我们顶着内部很大的压力,完成了对拍拍贷的投资。

对拍拍贷dd以及投后的观察,让我对互金也有了更多更深的理解,感谢Jack和Cliff还有拍拍贷团队,也感谢泽辉和Mark的君联团队,之后我们又投资了闪银,相信这也是一家带给SIG丰厚回报且让我的职业生涯引以为傲的公司。

2015年12月,宜人贷在纽交所上市,市值只有小几亿美金,市场一片哗然,拍拍贷的这轮融资毫无悬念的受阻,然后是16年的监管风声收紧,记得16年初的董事会气氛还是挺凝重的,振奋人心的还是拍拍贷的业绩,在审核通过率,和单笔贷款平均金额变化不大,逾期率还下降的前提下,15年拍拍贷的贷款额度达到了60亿,说实话这是股东们没有想象到的。

不管外部环境如何,拍拍贷的坚持无疑是正确的 ,团队的执行力无疑是超级给力的。记得那次大家还讨论了很多其他的小微资产,比如有场景的消费贷款,paydayloan,还有资金端的监管压力,还有拆vie的可能性。

16年对拍拍贷来说是艰苦的一年,外部的竞争环境越来越复杂,拍拍贷已经不是在一个niche market里默默耕耘的小公司,Jack和Cliff的团队体验着大公司成长综合焦虑,内部外部的压力,投资人股东对退出的期待与焦虑,小公司搏命式的竞争,大公司挤压式的竞争。

16年拍拍贷团队给全行业交出了一份年贷款额190亿的答卷,业务量已经逼近上市公司宜人贷,增长曲线已经超越宜人贷。拍拍贷筹备赴美IPO。

后面的故事我想大家都知道了,祝贺拍拍贷成功上市,记得在15年的SIG portfolio 年会上,我主持互金公司论坛,Jack说了一句话,时间是金融公司的朋友,做的越久数据越有价值,经验越有价值,拍拍贷今年是成立10周年,IPO对于公司就是一个开始,祝愿下一个十年,拍拍贷迎来新的辉煌。

最后,我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将来不那么忙的时候,希望能够有机会把我这几年做投资经历的,看到,听到的故事为蓝本,写个剧本,跟大家分享这个行业的精彩故事,因为生活永远比戏剧更佳精彩。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