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世界总决赛开赛前,我们和制作人陈侃聊了聊这项老牌 FPS 赛事,以及生存竞技的新风潮

11月11日,《穿越火线》2017双端职业联赛秋季赛总决赛正式打响,经过了两场的比赛,最终 SV 战队一鼓作气带走5G捧起冠军奖杯,成为CFPL史上第一支四连冠队伍。而在手游的比赛上 AG 延续自己火热的手感,再次粉碎了 KB 的复仇,继续蝉联 CFML 冠军。

在两场比赛的间隙,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受邀专访了《穿越火线》发行制作人陈侃,我们和他聊了聊关于创办高规格电竞赛事的心路历程,以及时下火热的多人生存竞技——《荒岛特训》新模式。

从零到一的CFPL和CFML

2012年,《穿越火线》举办了自己第一届职业赛事。当时获得 CFPL 第一届冠军的是“东咖 AB ”。回顾那个时间,不管是游戏还是赛事本身都还不成熟,但是职业赛事的出现无疑大大延长了《穿越火线》的生命周期,使得它到2017年仍然是热门的 FPS 竞技游戏。

陈侃对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说,想要打造出赛事的第一个核心,在于用户基础。

游戏本身要被玩家认可,作为厂商才有动力去办。这个行业赚钱很难,目前只有头部的项目才有盈利。

第二个核心,是厂商要懂得扶持整个相关产业发展。

从最底层的执行公司开始、经纪公司,扶持战队。如何扶持战队?首先要扶持内容衍生,建立起战队的生态体系,帮助战队建设规章制度,找赞助商,再拉到直播平台去导流量。

陈侃说,之所以 CFML 可以快速复制出来,就是因为通过CFPL把整个产业链最底层的内容给摸透了。实际上,《穿越火线》赛事在这么多年时间里也经历过两次关键的转型,才逐渐成长为如今这个赛事规模。

第一次转型是2012年,那时候刚开始举办半职业联赛。在那之前,《穿越火线》更多是办一些杯赛。CFPL让《穿越火线》成为中国第一个办出职业联赛的网游,探索出一条网游电竞化的道路。

第二个转折点是2016年,那年第一次办了《穿越火线》手游职业联赛,也就是CFML,可以说那是移动电竞的先河。这两个转折点都是从从零到一在尝试电竞化的可能性、移动电竞化的可能性。

FPS 赛事的核心Know-How

相比于 MOBA 类比萨,FPS 的规则更简单,更刺激,也更具备观赏性,但对于转播技术的要求非常高。

MOBA 类游戏中,观众处于上帝视角的位置,和足球与篮球转播视角接近,观众容易掌握全局。但 FPS就不一样,很多精彩的对抗瞬间通常是同时发生在不同场合。因为第一人称的限制,观众无法在第一时间同时感受到这些刺激,所以就容易看迷糊。

陈侃说,CFPL 用了很长时间来打磨转播技术,因为FPS经济的核心就是展现出瞬间,也就是说不能漏人头。

目前,游戏内的OB系统更新了四个版本,就是为了让玩家在看瞬间的同时也能把握全局的信息。现场直播的时候,导播会更多强调切换到第一人称的击杀瞬间。

最后一个重要的环节是解说,FPS 的解说更多是前职业选手担任的,只有他们才会在转瞬即逝的战局中看出战队真正的战术意图。

《荒岛特训》和竞技的可能性

近期,《穿越火线》已经在游戏中上线了新模式《荒岛特训》,并且做了大量的推广工作。众所周知,由《绝地求生》带来的空降生存竞技新模式在今年的游戏圈内掀起新一轮的风潮,不少厂商和新的制作公司都在跟进。

作为老牌射击游戏,《穿越火线》也在第一时间研发出高质量的《荒岛特训》模式,那这个市场是否处于红利期呢?陈侃同意创业邦的看法。他认为,虽然有大量的产品冒出来,但整个市场可能最多只被挖掘了20%。

《荒岛特训》对于《穿越火线》的意义在于拉新,让更多用户因为新模式假如到穿越火线这款游戏中来。对于不同游戏而言,生存竞技模式的定位不尽相同。作为传统的射击竞技,采用这种产品思路无可厚非。

陈侃还指出了空降生存竞技类游戏成为单独电竞赛事的可能性和困难。这类游戏有很强的竞技深度,具备很强的操作门槛以及团队协作的门槛。同时,它也缺乏合适的赛事形式和转播形式。

“比如说,现场要是放一百个人来打比赛会很混乱的。为了做电竞比赛,有可能需要改一些规则。而在转播形式上,我们通常所谓的OB位也不适合生存竞技游戏。”

早在CFPL的成立阶段,其实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陈侃相信,只要能够踏出第一步,这类技术问题都会慢慢得到解决。

夏毅鸣

资深记者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