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趋势才能看清未来,前哨大会带你解读中国创新应该如何弯道超车

2018年4月22日,“前哨大会2018——全球科技创新地图” 在深圳举行。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全球企业增长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中国区首席顾问,得到app《前哨•王煜全》栏目主讲人王煜全就十大未来趋势与这些趋势背后的两个范式转移,以及中国的企业和人才下一步应该如何进行全球化布局进行了盘点与阐释。

四大科技趋势:

1.机器人来了。

机器人的趋势已经来了,机器人的数量会在短时间内出现爆炸性的增长,甚至会超过人口的数量。对此的应对之路在于未来人类要掌握运用机器的智商,机器要掌握人类智商。

2.生物技术的革命

机器人越来越像人,越来越像是基于芯片的生命体。而人类的碳基生命也有越来越多的硅元素,因为人类身上的可穿戴电子设备越来越多。所以,硅基生命与碳基生命正在发生融合,即生物技术正在发生着革命。先进的科技的出现,使得人类正在被自己改造,人类会逐渐变成自我选择的产物。

3.大航天时代的到来

第三个趋势是大航天时代的到来,人类现在正走在另一个时代的前沿,就如同当年大航海时代一样,人类探索太空的路途上会有更多的新的发现,会创造更大的奇迹。而这些改变世界的创造,会越来越多由像Elon Mask这类的CTO式的企业家推动实现。

如今,卫星呈现小型化趋势,成本降低,数量会迅速攀升,准实时监测指日可待。

全球科技产业越来越呈现生态化发展态势,当平行方向同步成熟,产业便会瞬间展开,呈现爆发式增长。在大航天时代,中国必须要全面布局,要快速跟上。

4.人工智能来了

只有当算法、算力和海量数据训练三者都具备的时候,人工智能的优势才得以彰显。目前这一轮人工智能的核心为深度学习,是以Geoffrey Hinton教授提出来的深度学习的新的架构为代表的,不过,科技的突破是一方面,真正效果的得以彰显,则需要工程师们一点一点地把这个最优的效果调制出来。如今,这一轮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成熟,大公司的的布局越来越完善,因此平台级的机会几乎只属于大公司,而且这个趋势还在延续,会进一步加强。小公司如果要做人工智能,做平台实力不足,做服务则还有两三年市场。

四大应用趋势:

1.人工智能的行业机会

既然人工智能已经被各大公司给垄断了,就已经不是创业的机会了。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当等到一个事情已经成了趋势成了潮流,人人都在谈的时候,再加入肯定已经晚了。所以现在是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应用的最好时机,用人工智能收割传统行业。

人工智能的平台型的机会消失了,但是人工智能的行业的机会刚刚开始,因为人工智能平台的目标就是使得任何一个不懂人工智能的人都能够使用人工智能。这个目标还没有完全实现,但在它还没有完全实现的时候,如果你能够主动地迎上前去克服一点点技术困难,去使用这些人工智能技术,你就拥有了比你的业内的竞争对手更强大的武器。人工智能是一个威力巨大的先进武器,各个行业要能尽快引入人工智能,都有很大的重新洗牌的机会。

2.5G

人工智能大量的运算能力是需要在云端进行的,所以这就要求云端必须要响应速度足够快。现在,5G需要的所有技术已经快要准备齐全了,5G部署已经为时不远了。5G和人工智能的平台一样,都需要大量应用,而且都知道一定会有应用会变得很大,但最后哪个应用会做大,没有人能预料。

3.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

5G时代会有大量的应用爆发,会形成一个庞大的生态。其中包含的趋势之一即为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因为想要实现完全的无人驾驶,5G网络的数据传输能力是必要条件。而在电动汽车方面,中国其实走在很前沿,因为中国有制造和资本的优势。拜腾汽车的创始人是两个德国人,他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就是因为在欧美来自传统大车厂的阻力太大,只有中国才能给他们更多的机会,中国对制造支持的能力更强大,中国科技支持的氛围也更好。

4.中国科技新势力

在2018年的CES展上,大疆等一批中国科技企业的表演很抢眼,足以证明在全球科技前沿领域,中国创新势力正在崛起。一方面,是国外的科技人才和企业到中国来创业了,另一方面,是中国的科技企业正在迅速地国际化。

两大社会环境趋势

1.中美经济分歧加大

中美经济分歧加大,尤其在科技领域摩擦加剧,冲突加剧中国更需要主动拥抱对手,主动融入,主动行动加入全球化布局,将制造优势做成真正的全球优势,未来,地缘优势会减弱,产业优势会加强。

在冲突中,深入了解问题、坦诚直面问题、认真解决问题,才是中国科技企业最好的应对之道,在这个过程中,其国际化能力也会得到更好的锻炼。

2.中国人的新国际化

在九个趋势之后,中国人的新全球化之路该如何前进?现在,中国终于有机会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如果不努力去尝试就不会实现真正的全球化,这个是一个由行动决定的趋势,还处在变数之中。中国式的全球化,会让中国提升一个层次,持续从中获益。

两大范式转移:

未来的创新,是一种生态型的合作型的创新,即积木式创新。当创新生态足够成熟的时候,创新生态当中的各方,就成为了积木式创新的各个积木,当它们都能够和另外的积木无缝的合作的时候,整体生态的效率会提升。整体生态效率提升到超过企业内部效率的时候,又会成为小公司为主,而不是以大公司来完成所有的复杂操作,只不过这回小公司要进行的是生态型的协作而不是自己独自一家来完成操作。

1.科技创新的核心为企业家

积木式创新由三部分组成:产品背后的科技的来源;开发者——从大公司为主,变为小公司为主;协作者。这三部分的结合也构成了一大范式转移:科技创新。

王煜全希望能够达成的范式转移,不是科学家搞科技、大企业做研发,而是创新的小企业从高校拿来科技,完成研发转化,把产品推向市场,推动了社会进步。这里面最需要强调的一点,就是积木式创新的核心是企业家。推动技术商业化是企业家的最大的价值,掌握前沿科技的企业家是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生产力。中国要更重视企业家,企业家要更重视科技未来。

2.全球化胸怀,国际化布局

中国在全球化的影响在发生变化,中国人应该主动参与全球化布局,基于中国的制造业优势去参与全球化,协调资源与人才。中国有着能够随着根据需求进行修改的弹性机制,在对第三方的快速、全面、深度的支撑方面拥有优势,在大规模、复杂性,开放式的制造上是一流的。

如果中国真正实现了范式转移,实现了从全球的角度想问题的话,就会发现不应该不分行业、不分专业,把所有的制造都堆在中国,制造也应有全球布局,该在中国生产的在中国生产,该贴近消费者的就到当地去生产,这样才是合理的。

另外,王煜全还谈到资本是科技创新中一个很重要的支持系统。如今,产业协作的生态已经到来,既要考虑多方协作,还要考虑协作者能够长期合作,同时还要保证利益能够长期共享。新的产业发展模式,需要新的投资模式。如今,一个企业更需要持续的资本支持,需要资本的长期伴随,要打破这种分阶段的状况,需要资本层的业务上的突破。

资本层面的突破可以体现在这几个地方:

1.帮助解决制造即量产的问题,因为中国本身有这个能够评估制造能力。如果将资本与对制造的评估结合起来,就能对一个先进科技未来的量产能力提前评估,就可以给出一个更好估值,能够使得先进的科技,能够更快更多融到资金,突破它的发展的障碍。

2.让科技创新可以更快更早地帮助企业实现资本运作,尤其资本的流动性的增加,包括融资能力的提升。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全球企业增长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中国区首席顾问,得到app《前哨•王煜全》栏目主讲人。作为风险投资人,资深市场营销和战略投资专家,王煜全近年来活跃地投资于海外高科技企业,先后投资了无线充电明星企业Witricity,先进制造机器人公司Soft Robotics, 情感机器人公司Hanson Robotics, 大幅降低太阳能发电成本的新能源公司1366以及电子皮肤传感器公司MC10等技术壁垒高、转化能力强的海外高科技企业。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