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学霸弃百万年薪“被动”创业,率公司3年完成3轮数亿融资,她却说踩了所有的坑

YHOUSE联合创始人陈阳

创业对于陈阳而言是一个被动的选择。

在这之前,她身上的标签已经足够满足一位20多岁女性,立足社会需要的所有“虚荣心”:

复旦毕业的名校精英、百万年薪的投行金饭碗,除此之外,按她自己的话说,性格中带有的狭隘和不接地气对创业而言并非利事,关键一点是如果创业,要放弃现有的体面,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太多未知和不确定性。

但是,2012年,陈阳还是选择了“下海”,并成为YHOUSE联合创始人,这其中的“始作俑者”是陈阳的老公、同时也是YHOUSE创始人——王亮不遗余力的“鼓动”。

YHOUSE创始人王亮,是一名连续创业者。读书期间,曾和大学同学做过校园陌生人交友平台Seekren,也做过匡威鞋的校园代理;毕业后步入社会工作,之后又开始继续创业。

在消费升级概念还并未出现时,他坚定的认为这是个风口,在未来是个大势,看准这个方向后他便不顾一切一头扎了进来。

“我创业纯属是帮老公的忙,那时候他的公司刚刚起步,需要对外谈国际品牌合作、谈活动,于是我就过来了。”

到处都是坑

成立于2013年4月的YHOUSE总部位于上海卢湾区,起步阶段主要业务做的是线下精英消费社群,当时借鉴的是发源于英国伦敦的消费俱乐部“SOHO HOUSE”,运用的也并非互联网模式。

当2013年陈阳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来到公司时,发现王亮之前描绘的宏伟赛道即成为针对Y一代的中国版SOHO HOUSE并不现实;另一方面,从投行精英转变为一家初创公司的掌舵人,她并没有迎来事业“巅峰”,反而遭遇了一家“慢”(发展速度慢)公司能遇到的所有的坑。

陈阳刚进公司就开始和王亮分歧不断:

首先是赛道的分歧。

依照王亮当时的设想,整个中国互联网市场上并没有该领域的创业项目,并且这个人群规模庞大,是一条空白的赛道,但是在陈阳看来,事实却并非如此。

“可能因为早期我们的社群成员大部分都是企业家、企业家二代或者银行家,大家都把我们当成富人俱乐部,但对于这个标签我内心是抗拒的,而且我也不大喜欢社交,不喜欢混圈子。”

其次是创业的时机。

“2013年,互联网创业的关键词是屌丝为王,然而做精英社群领域的创业,冷启动非常艰难,几乎没人相信这是一个独立的赛道。”

陈阳回忆称,有次王亮在某媒体演讲时,和一位后来成为好朋友的著名投资人,就这个观点两人争论了很久,这恰恰也从侧面印证了创投圈对这个赛道并不看好。

经过讨论,公司开始把人群定位为中高端白领、城市小资人群等群体,为他们提供精品餐饮团购以及吃喝玩乐等领域的服务。但是在上海,该领域的创业环境并不乐观。

第三,创业土壤堪比火星上挖矿。

上海的创业环境与北京完全不同,北京节凑紧凑,上海却相对安逸,这就给组建团队带来了异常艰辛的困难。

因为YHOUSE的核心业务转变成了消费升级领域的吃喝玩乐,那么招的员工必然要对生活品质有高的追求以及独到的见解。

但是这于初创类公司而言,又是背离的,真正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是不会来初创公司“受苦”。

屡屡受挫的陈阳为了招到“相中”的职员开始转变策略,首先会约他们一起吃饭聊天,找到共鸣点,这个方法屡试不爽,给公司招到了一些人。

但问题马上接踵而至,因为大多数都是刚毕业的菜鸟,对相关业务没有经验,大菜鸟带着小菜鸟,业务推进得并不顺利。

而这些坑也才刚刚开始。

烧钱

除了赛道焦虑、招不到人、业务遇阻,不停的烧钱让风险厌恶型的陈阳和颇具冒险精神的王亮每天都处于“战争”中。

“公司一直没融资,投入却近千万,而且还放弃了投行的金饭碗,如果不是因为是夫妻,我们关系估计早就决裂了。”陈阳回忆当时两人之间的状态。

争吵对解决问题无济于事,为了生存下去,金融背景出身的陈阳开始着手融资事宜。

这于陈阳而言,依然是个挑战,在投行的她主要负责二级市场相关业务,对于创投圈完全就是小白,甚至连BP是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陈阳采取了最原始的办法,去百度搜索如何做BP,然后明白了BP需要在主标题上提炼亮点,比如消费升级、精品团购、o2o都要出现。

当时团购市场经历了“千团大战”的洗礼后,逐步趋于理性,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在期待Groupon创造的高利润神话能在中国得到复制,而YHOUSE当然同样希望能在该领域分得一杯羹,但是他们却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当时依然是得屌丝得天下的时代。

“我做的BP主要讲的是消费升级和中高端用户,大部分投资人听了三分钟基本听不下去。”听不懂是陈阳从投资人那里得到最多的反馈,而且大多数投资人觉得YHOUSE当时主打的精品餐饮和玩乐团购以及消费升级的风口还不成熟,商业模式并不清晰。

转机则来自于赛富亚洲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

“你们的目标消费者绝对不止现在的1000万人,未来是几个亿的新中产白领。”阎焱见两人第一面时这样表示,而这句话则给了两人振奋和信心。

YHOUSE创始人、陈阳老公王亮

阎焱后来对媒体表示,之所以不到10分钟决定投资YHOUSE,是因为除了创始团队本身,YHOUSE所在的赛道足够长,为中高端年轻人改变其现有的生活方式,提供了一个移动的内容导购平台。

通过这个平台,可以把现有的生活方式从低端消费转化为高端消费的费用降低,并且可以更快地触达目标人群。

转型

虽然融资开始步入正途,但是市场环境却在发生新的变化,团队开始重新思考公司的商业模式。

“当时一大波O2O公司死在沙滩上,大家以为团购就是电商,但其实是完全不同,电商流量的转化率均值在3%左右,而团购则需要在这个基础上再乘0.1,转化漏斗会更小,没有转化,精品团购就是空中楼阁,没有任何价值可言。”陈阳告诉创业邦。

于是公司开始决定转型,并且能够确定的一点就是不能再干团购了。

陈阳发现,公司团购业务中为用户开辟的论坛版块吸引了一大批时尚潮人,这些人时常在YHOUSE上分享与吃喝玩乐相关的内容。相关攻略内容经过YHOUSE的二次编辑后成为了其他用户做消费决策的参考,看到这个机会点后,团队开始尝试做城市消费社区及内容,结果却一发不可收。

据两人介绍,如今YHOUSE平台上活跃的潮人博主超过60000名,有关吃喝玩乐的攻略内容超过600篇,仅北京地区的相关内容就达36万篇。

除此之外,在线下服务上,YHOUSE也开始着手做B端本地生活服务商的严选模式。

目前入驻在平台上的精品商家,他们的产品均需经过YHOUSE的包装、认证并以YHOUSE的品牌对外提供服务。

据了解,现在平台上有8000多家精品咖啡、餐厅、酒店加入了由YHOUSE进行认证的商家联盟,消费者注册成为YHOUSE会员,可以享受相关优惠活动。

而随着业务模式的逐步清晰,公司进入快跑期,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三轮过亿元融资。

北极星指标

2018年,陈阳成为一名创业者已经五年时间,但是她认为自己现在才开始进入状态,而整个创业过程就是不停的否定、自我否定以及刷新自我认知的过程。

但是无可否认,自己也得到了重大改变,之前的虚荣心和表面光鲜,看得并没有那么重了;融资结束后,也不会像第一次拿到融资时,那么得意忘形了;现在会更专注于商业价值的本身以及它所蕴含的底层逻辑。

“创始人的天花板决定了企业的天花板,我和王亮一直在努力突破自己,现在考虑所有的事情,都会努力接近一个指标,就是北极星指标。”

北极星指标(North Star Metric)是FACEBOOK制胜的秘密,之所以会有这个指标,是企业希望在纷繁的产品世界里,运用这个指标来照耀团队走到终点,杀出重围。

而之所以叫北极星指标,是因为这个指标一旦确立,就像北极星一样,高高闪耀在天空中,指引着全公司上上下下,向着同一个方向迈进。

陈阳越发觉得这个指标的重要性。“有了这个指标之后,任何事情都可以拆解成这个指标。”因此,无论是在业务上遇到阻碍,还是不被外界的人看好,陈阳都以北极星指标去做考量,以及进行下一步的决断。

谈及创业带来的改变,她称最大的变化就是,会不停琢磨事情的本质,而在性格层面,今年34岁的陈阳坦言,自己正在试图让性格平下来,不要那么有攻击性,多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

但是她也表示自己在商业上没什么大的野心,思考问题过于理性,但是老公王亮所具有的冒险精神和魄力恰好补足了这个短板。

对于公司接下来的节奏和布局,陈阳向创业邦透露,希望能够探索出从内容到服务,以及从服务到消费金融的完整链条,并在消费升级赛道上深耕下去。

作者:北冥。关注领域:消费升级、内容创业、泛娱乐等。求报道请加微信:hzj411423。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