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奇的百度遗梦

陆奇。来源:被访者供图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编辑马吉英

5月21日,百度宣布“陆奇将辞去百度公司总裁兼COO”消息后的第三日,关于陆奇何故离开的舆论还在发酵。下午2点,百度举办了一场内部交流会,陆奇现身,接受百度“创始七剑客”之一、文化委员会秘书长崔姗姗的问询,解释自己离开的原因。一些百度员工在目睹这一幕时,眼眶湿润。

486天,陆奇在任期间,为百度确立了“夯实移动基础、决战AI时代”的战略基础。履新第3个月,凭借阿波罗计划,陆奇为已有近3年研发积累的百度无人驾驶,重新划出方向。2017年6月,在接受外媒Wired采访时,陆奇说,此前的三个多月,他在智能驾驶技术和产品上投入了大概40%的时间。

“阿波罗是汽车工业时代的安卓,但是比安卓更开放、能量更大。”在一场公开会议上,他曾踌躇满志地定义阿波罗。

从外界看,阿波罗计划发轫于特殊的时间节点。整个2016年至2017年初,百度自动驾驶面临人才流失的困境。“无人车当时spin off不成功,内部比较动荡,出来一些团队之后,才决定做开源,我觉得有一定影响。”一位百度无人车团队前员工告诉本刊,“不如大家一起来做阿波罗,把这个生态做大,而不是走了一些人,这些技术就流出去。”

眼下,阿波罗计划进入发展的第二年。陆奇离开后,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的汇报关系,从陆奇转向总裁张亚勤。

百度阿波罗计划路向何方?

高歌猛进一年

2017年4月19日,陆奇在上海车展宣布了一项命名源于“阿波罗登月”的计划。由于两天前才确定下百度自动驾驶的最新发展战略,发布地点——那间小会议室泄露了活动组织者的仓促之情。他表示,阿波罗平台将是一套完整的软硬件和服务系统,包括车辆平台、硬件平台、软件平台、云端数据服务等四大部分。

在车展的高关注度时期,发布一个跟汽车行业相关的庞大计划,可见百度对这一计划的重视程度。“当时有人说,虽然是在很简陋的地方发布了这个计划,但其实给了上海车展一个重磅炸弹。”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本刊,“效果还是比较好的,否则错开车展这么好的机会,就没有更好的机会来发布了。”

在2017年7月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Apollo1.0首次推出。这是一个开源平台,开发者可以到GitHub上自行下载使用。在2017年11月,阿波罗平台被科技部评选为自动驾驶领域的“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Honest to god,Apollo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今年1月CES上,陆奇在介绍Apollo2.0时,情绪激动地说。

2018年4月19日,阿波罗计划亮相1周年之际,平台已完成第三次迭代,推出Apollo2.5。据官方数据,阿波罗平台开放了超过20万行代码,共有2000多名开发者及合作伙伴下载使用了阿波罗代码。

一位无人驾驶创业公司的技术高管评价,从Apollo1.0到Apollo2.5,系统更加完善了,但性能仍有待加强。“毕竟要把这个系统开源化,需要让它适应性更广,肯定需要做一些取舍。某种程度上,对研发来说是一种distract。”

据阿波罗开放路线图,接下来,阿波罗将在2018年12月实现特定区域高速和城市道路自动驾驶;在2019年12月,发布高速和城市道路自动驾驶Alpha版;2020年12月,将实现高速和城市道路全路网自动驾驶。

除了开源平台,阿波罗效仿Android生态,成立了“以开放对抗封闭”的阿波罗生态合作伙伴联盟。陆奇亲自与博世、大陆、一汽、北汽、金龙、保定市等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阿波罗计划一周年之际,比亚迪成为阿波罗的第100家合作伙伴。数日后,陆奇意外现身北京车展,与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一同试乘比亚迪的展车。

据本刊统计,阿波罗官网目前公布的97家合作伙伴中,有26家主机厂、9家无人驾驶创业公司、8家学术机构、5处地方政府、5家汽车运营商平台,此外还有多家Tier1、Tier2、无人驾驶产业链相关公司等。

2017年12月,Apollo第一届理事会在雄安新区召开,陆奇任第一届理事会会长。来源:被访者供图

基于阿波罗生态联盟,2017年12月,Apollo第一届理事会在雄安新区召开,陆奇任第一届理事会会长,百度、博世、大陆、戴姆勒、福特、英伟达、奇瑞、北汽、一汽、金龙客车等组成了Apollo理事会单位。据称,Apollo理事会将制定Apollo生态整体战略性的大方向,共同商讨城市无人车的发展、管理,推动相关法规、政策的制定,探寻可复制、可推广的无人驾驶示范模式。

在开源平台、生态合作联盟之外,百度与长江产业基金共同设立了阿波罗基金,计划3年投入100亿元,完成超过100家项目的投资,首期募得20亿元。目前,该基金投资了首汽约车、中科慧眼、智行者等项目。

其中,首汽约车是百度智能驾驶业务部门向阿波罗基金推荐的项目之一。首汽约车CTO张友星向本刊透露,继双方合作了CI车载智能硬件系统后,他们将与阿波罗筹划一处常态路段,进行L3级自动驾驶运营。

未来的挑战

“我觉得整个行业还在初始阶段,包括百度自身也在探索。但我认为,阿波罗和安卓有本质的不一样。”Perceptln创始人刘少山说。Perceptln是一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刘少山曾任职百度硅谷研究院,担任百度无人车高级架构师。

在他看来,安卓时期,MTK推出过一种Turn-key一体方案,卖给客户,客户装个手机壳就能出货,大大提高了安卓的普适性。但汽车行业比手机复杂很多,很难做到Turn-key一体方案。如果今天国内的主机厂要用阿波罗开源平台,会面临两个门槛,一个是决定技术能力的人才储备,一个是硬件成本,阿波罗系统定义的很多款硬件,成本还居高不下。

“中国需要有一个企业,把自动驾驶大旗给扛下来,号召兄弟做一些事情。”跟百度阿波罗合作的一家车企研发负责人说,但涉及到产业链布局、产品形态策划,“整件事情落地,要比想象中难得多。”

该车企曾与阿波罗合作过一款自动驾驶L4级汽车,搭载了激光雷达。为了应付提供算力的英伟达系统,他们在车身外置了一个2000瓦的供电装置。“我们整车需要的电才一点几个千瓦。”

对于阿波罗生态联盟,该负责人认为,联盟内应该形成一种“每个参与方都互惠互利的模式”。但这种互惠互利模式,不仅要百度想清楚,也要各方参与者想清楚。此外,该负责人认为,阿波罗的阵营还需要扩大,需要把整个产业链条黏起来,但百度方面“对这个不是那么关注”。

“要想阿波罗真正能够work,能够到一个800多亿美金公司应该有的智能驾驶水平,百度在人才上还是需要加大力度的。”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认为。在他看来,百度核心人才与2014年吴恩达加盟百度后的鼎盛时期相比,“差别很大”。此外,“百度应该搭一个1000亿的大基金,然后去帮助中国投资无人车”。

陆奇曾为阿波罗计划奠定的发展基调是“开放能力、共享资源、加速创新、持续共赢”。

在L3及以下级别自动驾驶方面,阿波罗与北汽、奇瑞、江淮联合开发的自动驾驶汽车,预计在2019~2020年实现量产。

一位BAT战投人士评价道,百度给车厂做L3解决方案的举动,明显是迎合短期盈利压力,较之博世、大陆等传统Tier1,百度“缺乏优势”。而在车联网方面,“反而觉得阿里比较厉害”。

在最受瞩目的L4级别自动驾驶方面,百度也体现了强烈的紧迫感。2017年10月,百度与金龙客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表示双方将于2018年7月小批量产合作研发的无人驾驶微循环车,并将在后续投入运营。

“现在要赶快找个地方落地,以证明这个事情是OK的。所以金龙小巴的任务非常艰巨。”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本刊。在该行业人士看来,要让所有整车厂相信阿波罗的能力是比较困难的,但他强调,百度没有必要去说服所有人。“现在关键的是把你已经说服的人的产品,赶紧落地。这种示范效应,就可以有此处无声胜有声的效果。”该行业人士说道,“就算是把大家都说服了,百度有那么多资源去满足这些整车厂吗?没有。所以现在是重点开发。”

5月23日,百度也公布了L4领域的一些新进展。在雄安新区,百度展开无人驾驶道路测试,参与路测的无人车有3辆,其中2辆基于比亚迪汽车改装,1辆基于奇瑞汽车改装。

上述BAT战投人士认为,现阶段,百度的优势仍在L4,阿里、华为、腾讯均在发力自动驾驶研究,但在人才和技术方面,百度仍暂时领先。

“我们没有太看懂阿波罗计划到底是什么。”他说。在通往L4级别无人驾驶中,车厂会往两条路走,成为纯硬件提供方,或者成为类似滴滴的运营平台。而阿波罗计划既要赋能车厂,又要颠覆车厂,“是一个悖论”。在未来L4级无人驾驶中,百度和滴滴一样,与车厂的关系将是整合与被整合的关系,因此阿波罗生态联盟和滴滴的洪流联盟,只是与车厂“在当下这个时点彼此间增进了解”,他们之间难以达成深度合作。

“阿波罗本身是无人驾驶,它实际上是面对2022至2025年这个时间段的一个机会,不是一个2020年的机会。”熊伟铭说,“但是它还缺点东西,能够引领的东西。”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