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年出生,23岁入行,不满30岁的他如何投中Keep、即刻、小电铺、摩拜…

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副总裁汪天凡

他们是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资本市场的神算子,更是经济市场的重要推动力量。

本篇报道系创业邦「投资名人堂」栏目的第34篇报道,采访对象为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副总裁汪天凡

汪天凡今年29岁,社会标签是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投资副总裁。还未进入而立之年的他就已经活跃在VC一线,并崭露头角。

进入投资6年多的时间里,经他手的项目有移动体育应用Keep、K12互联网教育领域服务商作业盒子、一站式购物出海电商平台Club Factory、微信小程序电商服务平台SEE小电铺、兴趣社交平台即刻、共享单车品牌摩拜单车、短视频应用VUE……

求真

2011年,本科上外毕业后,汪天凡选择去伦敦商学院继续深造,登机前一个礼拜参加了贝塔斯曼举办的校园创业大赛,并在比赛中取得了第一名,当时他被告知在英国读书时,可以在贝塔斯曼进行远程实习。也是这个机会,让他进入了VC行业。

追溯汪天凡的VC成长路径,其实也是小白一路打怪升级,在真理之路上不断探寻的过程。

“在投资过程中会有各种质疑、嘲笑,也有可能被骂傻X,甚至会有自我怀疑的情况出现,煎熬的感觉会一直存在,这个群体其实是寂寞的联合体。”

刚入行的汪天凡出过很多糗,有次他去见一位创业者,那位创业者说他有七张TS,当时汪天凡兴奋得把这件事情讲给同事听,同事却告诉他有可能被骗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他开始领会到VC这个行业的迷人之处,“就是求真”,在做决策的过程中,有很多地方需要去验真伪。

入行第一年,汪天凡深度研究了300个项目,一周最多能看20个。

据说,有次贝塔斯曼团队在外outing,汪天凡每天晚上都会和创业者打电话;遇到不愿意见他的创业者时,为了见一面,他会跑到郊区球场看别人踢足球……

在他看来,约创业者见面这件事情本身可以判断创业者的特质,如果他工作方式混乱的话,你可能约不到他;如果他瞧不上年轻的投资人,那也很有问题;如果周末约他,他陪家人不愿意出来,至少能看出一点,就是他很重视家庭……这些细节都可以佐证他去初步判断创业者。

迄今为止,汪天凡见过的创业者超过1000位,高铁餐车上、足球场边、农家乐、半夜的公园都可以成为见面的地点。

“之所以这样不停的见人,聊天,是因为我们做投资时,对每一笔钱都要负责,要痛彻心扉拷问自己(这钱)值不值得花。”

当然,有时候在“值不值得”上拷问过头,也会与好项目失之交臂。

复盘

入行第一年,汪天凡就接触到了正在筹措A轮融资的滴滴以及进行B轮融资的今日头条(现已更名为字节跳动)。那时的他由于刚入行,并未能够参与一线决策。

移步换景,如今的汪天凡时常会反思:当时如果我是那个能够扣动扳机的人,我会如何做?有什么是自己当时没有看到的或者判断力不够的地方?

现在的他经常会把擦肩而过两只独角兽的经历拿出来复盘,以警醒自己。“我一直存着这些巨头们的早期笔记和BP,时刻翻出来读史明鉴。”

在他看来,造就遗憾的并不是错过捕捉到超级独角兽的机会,真正的遗憾和错过是当这家公司来找你时,你Pass的点就是错的,甚至你都没有看到这家公司的亮点和潜力,尤其是这些东西曾白纸黑字的出现在BP中,却被你忽视了。

对于今天已经长成超级独角兽的一家公司,汪天凡说,当时他们BP的最后两页是创业团队介绍,密密麻麻写了十七八个人,囊括了技术领域、产品领域以及搜索领域内工作七八年的大拿,而具有这些背景的高端人才,放到现在,即当时两页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拆解出来单独去融资。

“但是我好像都没有看到。”

“2012年的时候,他们的BP里就写了自然语义处理、写了人工智能、写了推荐、写了算法,但是我也没有当一回事儿。”“我自己一直在纯粹的结果性,所谓的流量数据上纠结。”

对于这件事情,直至今天,汪天凡依旧没办法释然。

样本

在贝塔斯曼,汪天凡从入行以来,就一直在寻找让他有“得到真理的感觉”的样本项目,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因为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见到Keep创始人王宁时,汪天凡称有找到真理的感觉,“起初大家对健身这件事情并不看好,并且没人相信(能做成)。”

第一,大家不相信中国人愿意去健身,因为这是逆人性的;

第二,没有人相信Keep能获取用户并且有成熟的商业模式;

第三,创始人本身是一个90后,没有人相信他能够撼动这么大的事情。

但是公司却用时间回应了所有质疑,1.2亿运动小白通过Keep加入了健身阵营,它所形成的品牌调性以及让用户兴奋的一面是其他产品所不具备的。

关于为何会在A轮结缘Keep,汪天凡称,还是在于创始人王宁对产品的理解,严格意义上讲,Keep算不上是一个运动工具,可以把它看作是教育产品,中国人不是不想健身,而是不知道怎么健身,而Keep把健身做成结构化的产品,帮助大家了解怎么健身,这才是它火起来的原因。

“王宁曾有过在线教育领域创业的经历,完美的契合了行业早期需要对健身相关知识进行普及的需要。”

如果说对Keep的捕捉算是顺势而行,那么拿下SEE小电铺,则经历了一番周折。

2015年10月,通过图片找同款商品的女性电商导购平台See App(SEE小电铺前身)上线3个月便完成A轮数百万美元融资,投资机构为IDG、晨兴创投以及贝塔斯曼,只不过在本轮贝塔斯曼是跟投方。

“这个产品太火了,根本抢不到,我们当时是以溢价参与进去的。”

虽然获得了资本青睐,但See App的商业模式在当时依旧处于摸索中,因此创始人万旭成在进行B轮融资时并不顺利,从美元基金到人民币基金,见了近100家投资机构,最终汪天凡和贝塔斯曼团队作为老股东,领投了B轮。

“当时我们没有还价,以公司想要的价格加仓支持了他们。”

在汪天凡看来,做投资,就是在公司有需要时去支持,没有任何一位创业者能时刻精准把握住市场的脉搏,但是创始人的素养和执行力却很重要,万旭成在见投资机构的同时,公司业务模式也在转型。

从女性电商导购平台,转变成一个为微信媒体生态提供商业化解决方案的公司,帮助自媒体在新零售时代,构建去中心化的商业网络,进而实现内容价值变现。

也正是这一点,让BAI毅然决然进行了再次投资。

价值

做投资之余,汪天凡经常会思考VC这个行业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应该给社会带来什么,关于这些,他给出了四个词:

第一,Future(未来)。

虽然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投资人不能因为害怕对未知事物作判断而躲在舒适区,只投资一些很容易想通或看懂的东西。比如,很多人觉得人工智能是泡沫,不敢投,但如果你相信它是未来就应该投。

第二,Accelerate(可加速的市场)。

未来可能很远,就像人工智能虽然代表未来,但是可能需要十年时间才能变现,这时就要投能够把这个未来加速到现在的创业者,因为未来再漂亮,没有实现的可能性,也没有意义。

第三,Entrepreneurial(快速成长的能力)。

这点针对创始团队而言,他认为,创业者最核心的是成长能力,创始人及团队必须随着公司和情势变化进行自我进化和升级,这一点尤其难以把握。

第四,Leadership(管理技能的综合体现)。

很多公司的失败,也许不是市场不好,也不是钱不够,而是CEO和团队的管理能力缺失导致。比如有些公司,发展速度很快,但是烧钱烧到CEO自己都不知道财务状况。

每见一位创业者,汪天凡都会反复琢磨这四个词,以此来评判这些创业者的能力,有时他也会陷入和自己的“斗争”中:

有的创业者不符合其中的一点或两点,比如某些创业者管理能力不行、比如有的创业者速度不够快,汪天凡都会考虑是不是要给他们钱。

除此之外,他每天会从外界获取大量信息,比如哪个公司在变好;哪个公司在变差;为什么变好;又为什么变差……这些信息也敦促他不断复盘,以此来调整自己内心的模型和平衡点。

未来,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达到比较好的状态,把这些模型打磨成一个可大可小、收放自如的“金箍棒”。

作者:北冥。关注领域:消费升级、内容创业、泛娱乐等。求报道请加微信:hzj411423。

- END -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