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欲推记者版“大众点评”缓解媒体失信,但貌似过时了?

埃隆·马斯克认为,新闻业需要“修正”。

上周,因为媒体关于他的汽车公司特斯拉的一些负面报道,这位科技巨头被激怒,提议建立媒体评级系统,以便公众对独立记者和新闻网站的可信度进行投票。这个简单粗暴的想法引发热烈讨论,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和你一起,来看看当今新闻业所面临的信任困境,以及马斯克提出的评级系统。

悲观的媒体信任前景

在推特上,马斯克指责记者,是为了点击量和广告收益才发布关于特斯拉的负面报道,但事实并不全如他所说。

比比皆是的新闻信任项目

社交媒体到处充斥着假新闻、政治宣传和恶作剧等信息,甚至影响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针对这种情况,关于提高媒体信任度的措施比比皆是。谷歌和Knight基金会推出了Trust项目,纽约市立大学新闻学院研究所发起了新闻诚信倡议,而杜克大学也提出了“信任&新闻”的倡议。

这些项目的名称如此相似,以至于哈佛尼曼新闻实验室出具了一份恶搞标题指南《额,这些提高新闻信任度的项目究竟都是些啥》。媒体长久以来一直存在信任赤字的问题,而这些项目正旨在解决今天新闻媒体的困境。

本地报纸的困境

与此同时,受信任程度最高的新闻来源之一——本地报纸,如今却跌入了一个不断加快的死亡漩涡,似乎在宣告落幕时刻的临近。Digital First媒体公司旗下报纸如《丹佛邮报》的危机已经众所周知,素有“秃鹫”之名的奥尔登国际资本,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缩小这家公司的新闻编辑室规模,并不考虑这些报纸在当地社区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另一名费城投资者Brian Tierney曾经与奥尔登资本争夺过《费城问讯报》的控制权,他在采访中说,这群投资者们对于报纸的公共服务角色知之甚少——或者关心甚少的程度使他震惊。“你在讨论公共利益,而他们回应‘啥玩意?’。本地报纸并不是与他们息息相关的东西,只是一块印着字的肉。”几经动荡后,慈善组织Lanfest机构获得了《费城问讯报》和《费城日报》的经营权。

但即使是由当地控制所有权的报纸,也在经历着残酷的规模削减。就在几周前,《盐湖城论坛报》宣布,减少三分之一的编辑室员工数量。《水牛城新闻报》,尽管由熟知新闻业社区作用的沃伦·巴菲特掌控,也同样进行了大规模的削减。

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上次年会的问答环节中,巴菲特对报纸业务的未来似乎感到毫无希望。巴菲特在2011年买下了许多本地报纸,如今他说,“除了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推出了可以替代纸媒发行及广告收入的数字产品,其他纸媒很难支持下去。”

他还补充道,“报纸对于伯克希尔公司的经济意义微不足道,但是社会意义十分巨大。”

马斯克的“真理”

媒体的前景十分悲观,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公众信任程度的下降。而马斯克玩世不恭地宣称,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过滤与整合

马斯克将这个设想中的评级系统命名为“Pravada”,意为俄语中的“真理”。公众可以通过这个网站评价新闻记者和媒体,据马斯克的推特,截止5月23号上午9点,已有58万余人参与了他发起的调查,其中,88%的被调查者支持他的计划。

彭博专栏作家Leonid Bershidsky认为马斯克的提议有其价值。他写道,“任何发展良好的社会信用评价体系都依赖于算法来处理不断产生的数据。我可以想象,需要媒体报道的大型活动主办方通过Pravda评级系统来否定那些信用度较低的记者和博主。面对海量信息,那些时间宝贵的读者也可以通过这个系统,只阅读经过整合的、信用度高的记者和媒体的报道。”

“记者如今没有一个合适的读者评价系统,即使是在一些可以评论、点赞的网站,他们的作品评级也无法实现。” Bershidsky说,“马斯克的Pravda系统可以帮助读者建立起这样的认知。”

掩盖和抹黑?

也有人想知道,为什么马斯克会攻击记者名誉?Chris Matyszczk在他的文章中质疑,“如果没有人相信媒体了,为何马斯克还要担心记者写了什么?”

还有一些推特用户批评马斯克的推文,ID为@Teddy Monacelli的用户评论道,“尽管我是马斯克的粉丝,但是我很不喜欢他的提议。煽风点火,让公众不信任媒体是专制主义者和蛊惑人心的政客们的做法,目的是为了掩盖批评、抹黑对手。”

如果这位来自硅谷的亿万富翁真的希望提高媒体的受信任程度,他可以从经济方面帮助本地新闻机构,让他们完成更重要的工作。对马斯克来说,市政厅,要比火星近得多。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