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技术获取创作灵感,“盒声音乐”的人工智能方法论

AI也能Freestyle了,「盒声音乐」要用算法为创作者编曲

人工智能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国内外大企业如谷歌百度都在进行相应布局,创业者则将其视为弯道超车的突破口。其中趋势之一是,人工智能正在改造创意产业,后者之前被视为人工智能难以涉及之地。比如在音乐工业,去年一个名为Amper的人工智能作曲并监制了歌手Taryn Southern新专辑《I AM AI》的《Breaking Free》,媒体称为第一张人工智能作曲和制作的专辑。

具体到产业逻辑,AI将如何改变原有的音乐工业,它会威胁甚至取代原创意产业从业者的地位吗?创业邦近期了解的盒声智能音乐项目,可以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思考的方向。

用人工智能为音乐创作降维

盒声音乐今年年初成立,创业思路来自创始人个人经历与普遍的行业痛点。创始人施佳阳早年通过作曲软件DAW(Digital Audio Workstation)接触到音乐创作,并由此进入了音乐行业,这让他意识到技术对于音乐者爱好者的帮助,但这些音乐制作软件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操作性差,产品更新慢,反馈不够精确。

音乐创造者的普遍的问题在于寻找灵感的方式有限。他们需要花时间营造适合创造的音乐氛围,这个过程会给自身很大的压力。而做完一段音乐后,创作者往往没办法利用以前的经验来获得灵感。

“盒声音乐做的是一个降维的工作,也就是降低肌肉记忆的最低标准。”施佳阳认为艺术需要肌肉记忆,比如音乐家需要手指的肌肉记忆,通过钢琴完成伴奏,从而完成唱歌的过程,这一个寻找灵感的过程有时候显得过长。

盒声正可以缩减这个过程,创作者可以通过输入标签,输入歌词,上传图片等方式生成音乐小样,获得音乐反馈帮助自己获得灵感完成创作。盒声系统还可以解析音乐,对创造者的风格做一个猜想,通过机器学习已完成的作品方法来帮助创作者形成个人风格。

盒声目前十分钟能创作一首短音乐,对比而言音乐人平均一两天才能创作一首,施佳阳未来计划缩短到讲效率缩短到两分钟一首短音乐。“音乐本身时间越长,人工智能的优势更大。”

施佳阳认为盒声音乐的机制对应着两个方面的目标:降低音乐爱好者进行创作的门槛,帮助音乐人更好获得灵感形成风格。

“这个过程不会取代音乐家,而是辅助他们更快地做更多的东西。”尤其对于第二个方面,施佳阳表示,盒声音乐的目标是帮助音乐人获得更多利益,而不是用更低的价格取代他们。

跨行业协作与以人为本的算法

盒声的创作团队是音乐产业内科技爱好者与IT产业内音乐爱好者的集合,这个团队很早就在做音乐科技的探索,并最终将突破口放在人工智能上。

施佳阳认为这个跨专业的团队有着自己的优势,“我是从业多年的音乐人,有丰富的经验,尤其是对中国的音乐,相比较国外音乐软件会因为不够本土化而水土不服。“公司的IT团队都具备不错的音乐素养,因此团队沟通的协作很顺畅。“国外的音乐项目,音乐人往往没法全身心投入,大部分时候还是技术人员在做。”

“音乐是没有对错的”,施佳阳和盒声团队更多从人出发,考虑音乐和人的互动关系,更关注人的感受,并融合到音乐。

这种思路体现在盒声的技术结构与算法设计上。盒声的算法分两块,一种是谷歌的开源算法,对数据进行无监督的机器学习。此外盒声还有一套自主研发的智能作曲系统“YAME”,这套系统与国外普遍的“暴力算法”相区别,会有专家系统对人工智能进行审美的引导,进行音乐语汇的计算,合成和渲染。

对于系统产出作品的质量,施佳阳认为“音乐不会说谎”:“盒声产出的音乐地平均质量应该在行业平均水准之上。”

三种层级的人工智能方法论

盒声音乐服务的对象有三个层级。

对于大B用户,比如电影制作方,商业地产等配乐需求方,盒声直接为其提供精准的定制化音乐,并附带他们能理解的个性化标签,针对不同需求方提供不同输入方式,在时长,风格等方面进行定制化创造。

对于小B端用户,也就是音乐人团队,盒声团队为其提供前端数据,开放更多自定义空间,比如速度,风格,节奏这样的选项帮助其创作,后者也会提供一些模板丰富盒声系统。

对于C端用户,他们可以用喜欢并简单的方式输入来获得音乐反馈,盒声团队尽量减少甚至不用自定义选项。用一个不太严谨的比喻,盒声给C端用户和小B端用户提供的产品对比类似美图秀秀和PS。

目前盒声还处在出售音乐产品阶段,但在施佳阳的构想中,用户不同层级对应着不同商业模式:大B端主要按版权收费,一首歌曲按时间长度收费,版权按年限授权,针对小B端,盒声未来计划推出SaaS模式,为音乐创作人开放更多接口,C端可能的变现手段则是是为用户提供更多增值服务。

施佳阳把公司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盒声在前期,也就是现阶段主要为B端服务,达到打开市场的作用,与小B端的合作还处在磨合期与发力期,C端产品还处在研发阶段,但会是后期阶段努力的方向。

目前,盒声音乐已经与简单快乐达成合作,为其旗下艺人创作专辑,此外,公司还在开展的业务有为院线电影配乐,为旅游小镇提供环境音乐,为商场提供罐头音乐等。

除了施佳阳以外,盒声音乐还有两位技术合伙人,联合创始人李栓柱先后在惠普、阿里、房多多以及复星金服单人数据算法专家与技术总监的工作,另一位技术合伙人陈鹏为计算机专业背景,也曾在惠普负责数据服务。

公司目前正在寻求pre-a轮融资,寻求更新升级系统,扩大已有的业务。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