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上市三大迷局:增速放缓,营收单一,IPO只为资本套现?

作者|Yessenia

报道 |投资界PEdaily

投资界(ID:pedaily2012)6月25日消息,据港媒报道,国内第一梯队的直播公司映客互娱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最快将于下周公开招股。

映客独立上市的消息从与宣亚国际联姻失败开始就不绝于耳。今年3月26日,映客向港交所递交了首版招股书,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及战略投资等方面。但这版招股书并未列出计划募集的金额,有传言称,映客IPO募资约2~3亿美元(约15.6-23.4亿港元)。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后,映客很有可能在本周更新招股书,披露最新的数据。

千播大战打到现在,死的死,卖的卖,除却头部游戏直播平台斗鱼与虎牙顺利IPO外,资本市场对直播总体还是唱衰的迹象。如若映客成功IPO,将成为秀场直播第一股。上市前,映客要解答的疑问还有很多。

营收增速放缓,腾讯持股不足1%

3月26日映客递交的招股书上,显示映客2015年——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2870万元43.34亿元、39.41亿元,经调整的纯利润分别为146万、5.68亿、7.91亿元,而净亏损非别为4942万元、14.67亿元及2.4亿元。

从收入增减趋势来看,映客于2015年上线,当年营收平平,2016年赶上直播的风口之后,一年营收暴涨137倍,随着浪潮衰落,2017年营收略有收紧,同比下降9.07%。

营收放缓背后,难以掩盖用户增长乏力的现实。招股书显示,映客的平均月活在2016年猛增,从第一季度的1537万攀升至2016年第四季的3000.6万。但2017年之后,月活比2016年明显下滑,尽管月活数从第一季度的2212.4万人次上升到第四季度的2518.4万人次,但增长速度呈现疲态。

尽管映客直播用户数量增长放缓,用户粘性则表现良好,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呈现上涨趋势,由2016年的峰值1.86亿元(三季度)飙升到2017年的6.73亿元(四季度)。

股权关系上,上市前,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持股为20.94%,多米在线、昆仑万维、映客常青、紫辉聚鑫、厦门盛元、嘉兴光信、金沙江朝华、腾讯、宣亚国际分别持有不等股权。

其中,多米在线持股为14.59%、昆仑万维为10.23%、紫辉持股为7.29%。腾讯、宣亚国际持股不足1%。

尽管腾讯曾在映客B轮融资时,以3600万元的数额对其进行了注资,但与虎牙及斗鱼相比,腾讯的偏好就相当明显了,前者腾讯以4.6亿元战略投资,后者投资6.3亿美元。二者都于今年成功IPO。

直播盈利占九成,变现渠道单一

关于数据下滑的问题,映客在招股书中表示,倘若公司未能有效管理增长、实施业务战略及控制成本与开支,业务及经营业绩可能受损;倘若公司无法以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吸纳新用户及留住现有用户,未来业务及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兴起,直播的红利期已过,除却头部游戏平台具备较长的长尾效应外,秀场直播的用户拉升凄凄惨惨。再者,与宣亚国际联姻的终止,亦或是映客疲软的原因之一。并购未终止之前,宣亚国际曾为映客提供公关服务,二者的结合曾被资本市场看作映客拓展B端资源,拉升天花板的主要举措之一。

直播行业的商业模式与在线视频行业相似,均是凭借优势内容吸引流量,培养了用户内容付费习惯,并通过渠道将流量变现。不过,和在线视频不同的,几乎所有的直播平台都是以用户打赏分成的机制,当用户基数足够大时,打赏利润覆盖直至超出运营成本,平台便开始盈利。但有投资人指出,“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映客的商业模式过于简单,而且是有天花板的”。

为打破营收天花板,映客煞费苦心。2017年9月,映客上线了一个产品——“映天下商业平台”,主要是针对主播的商业化直播业务,并称这是“官方提供的唯一商业合作渠道”。这在业内看来,正是映客尝试B端商业化的尝试,映客大有基于“映天下”平台,做更多探寻商业模式的路径的趋势。

但从2018年3月公布的招股书来看,映客的天花板依然灼灼可见,绝大部分收益依然是来自直播业务。从2015年到2017年,直播业务所得收益占收益总额94.6%、99.8%及99.4%。而直播业务对大客户的依赖也过重。网络广告收入甚至不足1%。

赴港IPO,秀场的胜利还是资本套现?

在2017年,映客与宣亚国际联姻又退婚的风波中,就曾有一个资本迷局。

根据宣亚国际公布的重组方案,拟以现金方式收购映客,但收购的现金主要来自于宣亚国际股东借款,这其中70%都来自于映客的创始团队。换言之,映客股东借钱给宣亚国际来收购自己。这种操作也引来了深交所的重组问询函。彼时,有内业人士将之解读为“借壳上市”(但并不满足借壳标准),终以退婚告终。

尽管映客的管理层从多方向媒体透露,并购终止并不会影响映客的发展,但明眼人都知道,随着这桩并购的终止,映客的投资人在国内上市退出的路径已经被斩断了。

诞生之初,映客就一直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2016年6月,映客曾获刘晓松数百万元投资;2015年7月,获得紫辉创投、A8音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11月,获赛富基金领投,金沙江创投、紫辉创跟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6年1月,获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9月,昆仑万维转让映客3%股权给光信资本,总作价2.1亿,对应100%股权估值70亿元人民币。

在直播领域,映客还有另一个头衔——孤胆英雄。相比倚仗微博的一直播,背靠360的花椒,拿腾讯大额投资的斗鱼、虎牙、快手,映客进驻的资本虽多,但着实缺少大爸爸。

映客的股东也很精明,此前,映客上线半年后,昆仑万维以6800万元,取得映客增资完成后的18%的股权,多轮融资后,稀释为13.2318%,其后约20个月时间内,周亚辉在映客估值高位之时,两次售出所持映客股权,换得8.239亿元的回报,回报率上千倍,净赚近8亿!

于是便有人解读道,映客此番赴港IPO,似乎是早期投资人在直播红利的余烬尚在之时,套现做了结。

此前,在接受投资界(ID:pedaily2012)采访时,以太资本创始人周子敬这样表达对大小风口的认知,“由底层结构,比如人口结构带来的变化,科技创新带来的进步,这样的风口是大风口,大风口通常会产生根本性变化,具备较长的演变过长,而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发展完成,这样的项目更具备长尾投资价值。相对应的风口就是小风口,投资人在面对市场热潮的时候,一定要判断清楚到底是大风口还是小风口”。

而今来看,直播这场风,从兴起到炸裂不过一年有余,大浪淘沙,风口已过,IPO之前,映客无论如何,也要给投资人、给股民,看到除直播外的出口。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