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景嘉成赵今巍:为什么现在是投资产业互联网的最佳时机?

文丨赵今巍

来源丨盛景嘉成

一、产业互联网是供给侧改革产业创新的必有之路

❖ 1. 前二十年互联网是市场,后二十年互联网是工具

产业互联网是供给侧改革和产业创新的必有之路,这里面主要有两个阶段:从1998年-2018年,前二十年互联网是市场, 后二十年互联网是工具。

从1998年开始,互联网围绕着衣食住行做了方方面面的创新去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互联网公司和他们的创始人都享受到了人口从线下到线上迁移的红利并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目前无论是美股还是港股都出现了非常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这代表着一个互联网市场时代。

然而对于大量的产业和实业企业家,他们往往无法感知客户市场迁移的路径,或者没有办法掌握迁移的规律,业务和思想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所以过去是产业企业家失落的20年。

从互联网大佬角度来讲,他们认为互联网是个市场。所以过去他们认为产业大佬是抓不住这个市场的,最终我会超过你(实业企业家),这是他们的观点。在过去,互联网大佬这样想是对的;但随着互联网流量饱和,逐渐由线上市场向线下市场转移,未来的二十年是产业互联网的20年,产业的高效率不局限在让消费者“爽”,更体现在产业整体效率的提升,互联网将会在其中成为工具,去逐步往上游延伸,最终改变整个产业。物流、资金流、信用流、商业流都会通过IT和互联网去实现更大的价值,这就是我们说的互联网成为工具的二十年。

❖ 2. 产业互联网(产业平台)是供给侧改革最主要的手段

在国外,产业可以通过资本的手段,通过一次次的并购浪潮整合相关各环节,而中国的产业市场很难通过资本的手段来完成整个产业整合。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比如中国是世界的工厂,有庞大的产业基础,每一个产业都有庞大的碎片化企业,用资本手段是很难实现整合的。再比如人文因素,中国人勤奋,更愿意宁为鸡首,不愿意被并购,认为这是失败的象征,而在国外则是一种常态和骄傲。

所以,在中国要想围绕着整个的产业去做供给侧改革,是不能用资本的手段去做整合的,但是可以用产业路由器、产业平台的方式。

❖ 3. 产业互联网是未来五年供给侧改革,产业创新最主要的一条路径

产业平台可以服务于两端:

◆ 一端是通过优秀的经销商、优秀的终端门店为最终端消费者(C)或者消费的机构(B)提供更好的服务、更低的价格、更好的金融、更好品质的产品,帮助优秀的终端经销商去拓展他们的客户,提高用户的采购体验,同时淘汰无良的商家

◆ 另一端是团结优秀的、有一定研发能力的生产企业。这些企业曾经受到过很多山寨产品、低端产品,以及互联网一些销售平台带给他们的不健康的恶性冲击,活的非常辛苦甚至痛苦。这些企业他们要踏踏实实搞研发和承担高昂的人力成本,要踏踏实实做研发做出好产品,但面对市场没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源去有效营销传播他们的理念和树立他们的品牌,这些优秀的中小企业才是中国最需要的产业组成部分。

而产业平台的出现就是越过低效率的中间环节,找到最优秀的终端服务商(b),再反向找到最优秀的研发生产中小企业(f),把他们两端连接在一起形成真正的产业共同体,一起去淘汰低效率的经销商和中间环节,最终形成一个高效的运作产业链。

我们定义这种产业平台叫产业路由器,这将是产业供给侧改革方向,符合中国国情最好的出路,未来将会有很多这样的平台崛起。

二、 产业互联网主要是由纵向产业路由器和产业平台为主、品牌巨头为辅各自生态互相竞争与协作、横向服务类平台参与支持的大产业网络

1. 产业互联网的定义

产业互联网,各个专家、学者可能都会有不同的定义,不同的理解。但从我们投资角度接触最一线的公司所看到的情况来说,我们认为未来的产业互联网主要是由纵向产业路由器和产业平台为主、品牌巨头为辅各自生态互相竞争与协作、横向服务类平台参与支持的大产业网络。

比如挑选一个建筑产业,往上游走有很多原材料企业,比如有钢材、五金、化工,这些上游领域就有不同的产业路由器和产业平台出现;往下游走就有会有装修的产业平台,家具的产业平台,还会出现新房或者二手房的产业平台,这些产业路由器或者平台会进行竞争和合作,他们的平台交易规模少则数百亿,多则千亿、万亿规模。我们在未来十年将见证数百乃至上千个恐龙在长大,这些恐龙之间会发生很多奇幻的关系,这些都是中国土壤长出来“亚马逊新物种”。

这些小恐龙自己生态成长过程中,第三方服务平台也将一起参与,比如有人力服务平台、金融服务平台、技术服务平台等等。当完全长大后,这一条自上而下的产业链中的各个平台其实就打通了。在没完全打通之前,它们还都是孤立的。我们作为产业互联网和产业路由器投资人更多的也要参与其中,帮助他们成长,帮助他们设定角色。

2. 产业优秀企业家将会拥抱的黄金十年

作为投资人,我们这两年看到了B2B的很多平台项目,已经有了小恐龙的雏形,但有些可能长歪了。产业路由器的企业家是需要真正扎根于产业,并且有领袖精神的优秀企业家,我们强调P(K)SD。‘P’(Poor),是贫穷心态的,不一定是你真的穷,而是你不满足于现状,有开放心态。我们有些企业家,其实现在日子过的很好,但是不满足于现状。但是相反有不少企业家日子过的挺苦,但是觉得现在日子挺好,比较“满”,所以,我们找到的是有开放心态的,不安于现状的那些企业家;‘K’(King)是指产业领袖企业家,代表有更多的产业资源和人脉,如果是这样的企业家那么做产业路由器和产业平台事半功倍;‘S’(Sarmt)是聪明,是指真正能够快速理解、快速落地商业认知企业家;‘D’(Dream或者Desire)是有梦想的,有使命感的企业家.我们希望找到他们,帮助他们,投资他们或者跟他联合创业,去开创全新的产业路由器事业。

当然有些实体企业家不一定能够来做这个平台,但我们一方面可以把我们的企业融入产业平台,成为优秀的f,或者成为优秀的b;另一方面也可以参与投资,分享未来大平台的资本回报利得。这也将是黄金十年。

▌三、 产业互联网是未来新技术应用的基础设施

1. 传统为企业提高效率的技术应用是低效率的,碎片化的

我们这几年看了数百上千个的项目,涵盖大量的新技术包括大数据、AR/VR、SaaS软件、AI等,涉及企业的生产、研发、营销、销售管理等。也参与投资了一些有特色有应用场景的项目。但总体而言,绝大部分企业增长缓慢。

这个结果有很多原因导致的,比如:

◆ 推广成本高,这是由中国的国情决定的,国内企业及机构客户决策相对周期相对长、认知水平层次不齐,这种情况下要获得每个成交客户的难度比较大,核算下来的成本比较高,亏钱成为必然的结果,这需要投资机构不断的给予资金支持,有足够的耐心才有可能完成大规模推广过程。

◆ 应用成本高,考虑到很多新技术出来之后,并不是很完善,必须要和产业结合,甚至和单个企业不同岗位使用的情况结合才能够实现较好的应用。这种应用的交付成本就会比较高。

◆ 销售价格低,大部分机构客户尤其是中小企业客户对知识和效率提升工具认知比较浅。他们往往觉得软件工具没有像硬件一样,至少付了一笔钱,手上还有个东西。这也是和国外有很大的区别。

2. 产业路由器/平台可以实现技术规模化低成本复制,产业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

产业路由器和平台一旦逐渐地成长起来,将能够连接能够连接上游数百乃至数千的研发生产企业,下游数千乃至上万个终端销售企业。有了带头大哥,那么新技术应用的最大瓶颈将会打破,技术就有可能得到真正有效的应用,帮助产业质的提升。

比如说围绕着上游研发和生产,可以大致标准化快速交付优秀的技术类项目,比如智能制造技术,可以通过带头大哥的协作,在数百乃至上千的类似企业中实现高效的交付,大幅提升整个产业上游的高效柔性生产水平同时交付优秀的产品;围绕下游数千乃至上万个销售服务商,比如AR和VR技术可以实现产品和消费者更多的互动和消费体验 ;围绕整个产业路由器的生态,物联网、大数据技术的应用才能够真正打通,实现AI技术和模型应用的不断迭代和优化,真正的以客户为重心,实现全产业链的高效运转。而我们过去很多的AI技术是没有产业数据的,只有这些数据出来,这些技术才会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基于我们对此深刻认知,我们盛景专门设立产业互联网基金和办产业路由器课程培训,就是为了帮助更多的企业找到对的姿势去完成产业的变革。

比如供应链金融非常热,我们看到一个医疗行业的平台,企业家期望用供应链金融作为企业未来主要的收入来源,因为这个行业大客户采购都有一定账期,经销商需要资金周转,但供应量金融本质上在绝大部分时候不是一个重要收入来源,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因此我们指导这个平台重新去思考他的供应链金融模式,重新打造自己的盈利模式。

而且一个大的产业链条,只协助建立或者投资一个产业路由器是远远不够的,我们有深刻的理解和完整的操作实践和方法论,可以一起为大产业里面不同的产业路由器或平台找到自己的角色和定位,实现大产业的高效运营,这也是我们期望的,我们不仅仅是给企业投钱。其他的投资人在这个领域可能很难到达这个阶段,也是我们赋能式投资的考量和特色。欢迎大家一起来参与产业的变革,一起拥抱产业互联网,一起让未来在现在发生。

盛景嘉成直投基金主管合伙人赵今巍,他主要负责盛景产业互联网直投基金(侧重产业路由器和产业平台项目为主);近几年一直专注2B领域投资,项目包括众盟、致远、宠之道、炼金台、海云、清博等一批优秀企业, 在进入投资行业之前,担任了十多年TMT行业企业高级管理者和核心创始人,也曾带领团队连续三年获得过SAP中小业务亚太区第一名成绩。同时作为国内最早也是影响力最大的B2B独角兽成长营发起人,拥有丰富产业背景的赵今巍对产业互联网有自己深刻的洞察。

专栏作者投稿文章,不代表创业邦官方立场。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