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短信大回潮:今年“双11”你又被骚扰了吧?

“双11”商家的短信骚扰,如约而至

今年“双11”,烦心的除了让人看不懂的打折套路,还有深夜一条接一条的垃圾短信。

商家的骚扰短信,从不迟到商家的骚扰短信,从不迟到

垃圾短信的治理是否有效,最佳的观察期不在平时,而就在“双11”这种大促销时。根据某手机安全服务商发布的《2017第三季度中国手机安全状况报告》显示,骚扰电话和垃圾短信日趋减少。尴尬的是,“双11”是在第四季度,11月的垃圾短信肯定会有一个集中爆发。

根据以往的经验,垃圾短信在“双11”活动期间往往肆虐。去年“双11”,某手机安全软件单日拦截垃圾短信1.9亿次。对垃圾短信的治理,难道还存在“豁免时间”?

这些让人不堪其扰的商业信息,是精准、定点发送。比如你之前在某电商买过猫粮,你在双11那天夜里11点半,很可能会收到这样的短信:×××(快递收件人姓名),喵大人的货你真的都备齐了吗?还有半个小时,错过等一年,优惠多多多——××猫宠物用品专营店。

你凭什么认为我到了12点就不睡觉?你凭什么认为我对你们的打折促销就有兴趣?

对垃圾短信的抱怨减少,不是治理有效,而是短信已经不再重要

2015年5月28日,工信部发布新规《通信短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明确规定:短信息服务提供者、短信息内容提供者未经用户同意或者请求,不得向其发送商业性短信息。违者可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事实告诉我们,这个法规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商家发垃圾信息还是想发就发。从商业角度看,其实能理解商家的行为。由于新客人的引流成本太高,导致订单成本高,而在自己店铺里下单过的客人,稍微做点营销,就很容易让他到自己店里购物。

成本最低的,商家能向消费者直接进行营销的渠道,就是握在我们手里的手机,所以短信这种传统的沟通方式一再被激活。

客观地说,这几年能听到的对垃圾短信的抱怨,少了很多。但这总体上并不是治理效果的体现。主要的原因是,短信持续被边缘化,目前短信最有用的功能,是接收各种app发来的验证码,但这种功能是“被动的”,即“我需要时我才用,我不需要时我忘记”。所以,因为短信使用场景、频次的剧烈变化,即使我们现在收到相比于以前更多的垃圾短信,内心的厌恶感可能也没那么严重。

短信不用了,微信用得多。在微信的消息列表,之前也存在订阅号过度,每一个订阅号单独推送的现象。虽然订阅号是大家主动关注的,和垃圾短信不同,但太多也会造成骚扰。分别推送的,虽然活跃度会比统一在一个页面要好,但显然会对微信用户的使用体验造成影响。所以,为了避免更多的打扰用户,必须要做出取舍。

“前置选择权”很重要,这方面各种app推送就要好一些

现在的人,短信用的少了,各种app用的多了。app什么最烦人?推送!

推送消息对于app开发者提供了很大便利,已经成了确保应用活跃的重要手段。然而,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乱象也随之出现。没有节制地发(频次),没有底线地发(内容),非常影响用户的感受。

但是,相比于垃圾短信,app推送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在下载之初,就可以选择是否接收推送。即使当时选择可以,日后嫌烦也可以再改。

这里有个概念叫做“前置选择权”,即“不仅给选择权,而且要把选择权的优先级提前”。相比于app,目前商业类手机短信即使给了选择权,也是后置。根据工信部《通信短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未经用户同意,不得发商业短信”。这已经表述得很清楚了,但现在很多商家在发骚扰短信时,后面都会附上一个“回TD退订”,貌似是给了所谓的选择权。

首先,即使回复“TD(退订)”字样,好多商家都没有给予退订进展的反馈。之前网上还有段子,以为“回TD退订”是需要回复“TD”,其实应该回复“TD退订”这四个字;其次,工信部的法规已经说明,“应当说明拟发送商业性短信息的类型、频次和期限等信息。用户未回复的,视为不同意接收。”也就是说,你得先请求,用户同意你才能发,用户不回复视作不同意,不能发。

我们每个人对骚扰的定义都可能不尽相同,对骚扰的敏感程度也不同。或许有的人会觉得垃圾短信无所谓,我就是喜欢看广告。而有些人并不禁止手机app推送,比如因为工作关系,有很多媒体人把一大堆新闻客户端、资讯客户端的推送功能都开启了。

所以,让大家按需选择就行了,只不过一定要注意,这个选择权一定是前置的。

运营商自己也是受害者?哈哈,这事儿最好还是不要指望他们

垃圾短信是如何发送的呢?主要有三种形式,其一,利用普通手机卡,就像平常用手机发送短信一样,发送“点对点”垃圾短信;其二,利用短信端口,这一类短信都以106开头;其三,利用伪基站,当用户经过其辐射区域时,就会收到垃圾信息。

打开手机短信列表,你可以发现“双11”的商家促销短信,全部是106打头,因为他们采用的都是第二种方式。治理端口类垃圾短信,长期处于拉锯状态。2008年工信部就开展专项行动,但总是无法根治。上网搜索“短信群发”或“短信平台”等关键词,依然会发现大量靠短信端口来群发短信的网站。

业界有一种典型声音,垃圾短信失控,“运营商也是受害者”。

好吧,看看国外是如何治理“受害者”的。2014年9月,FCC(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对通信巨头Verizon(威瑞森电信)开出740万美元的罚单。理由是:监管机构发现,从2006年开始,大约有200万个新Verizon手机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到Verizon提供的商业营销活动之中,并且Verizon还没有提供退订服务。

美国通信巨头滥用客户信息代价惨重美国通信巨头滥用客户信息代价惨重

当我们治理骚扰短信时,首先需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们在治理谁?对于短信息内容提供者,他们的责任当然应该追究,但骚扰短信全面失控,电信运营商在监管上失职,甚至私下串通、勾结(频繁曝出电信运营商地方分公司为垃圾短信发送提供便利)的责任也是一目了然。

垃圾短信治理这事,最后兜底的解决办法,还是依赖手机安全服务商提供的屏蔽服务吧,别指望运营商了。在工信部的法规中,对运营商应该负什么责、怎么负责、怎么惩罚,均没有说明。

李莉

资深记者

相关文章

hey,又活捉一枚未来的“独角兽”,点击此处拎包入驻改变世界,我来助你风风火火完成大业!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