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追捧网络电视 有望催生下一批上市热潮

  以下一些名字,你听说过几个?

  张洪禹、雷量、李竹、姚欣……

  如果他们是下一批网络新富,你信不信?请注意,是一个将重新定义中国网络财富的新富群体。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两三年。李彦宏、马化腾马云、丁磊,他日也是不知名的一小人物,谁说草根不英雄?

  但问题是,他们凭什么去跑得有策略,把自己变成新富?张洪禹和雷量说: PPStream;姚欣说:PPLive;李竹说:UUSEE.

  其实这有一个统一的名字:网络电视。这种基于P2P(Peer to Peer,意为对等网络)产生的网络电视,让我们日益感受到正在经历一场产业革命——如同1946电视的诞生那样推动人类娱乐方式的深刻转变。

  “如果未来有一家公司能超过Google,那么这家公司必定出现在P2P网络直播领域。”为互联网投资教父、软银总裁孙正义一番话注脚的是,资本开始狂捧网络电视,这个领域财富开始急速膨胀。

  但这个产业却又诞生于校园。2004年,就读于华中科技大学的姚欣开发出了PPLive.稍早一些,中国香港科大的张欣研开发出了CoolStreaming.

  1年后,UUSEE、PPStream相继出现。但巧合的是,PPStream、PPLive、UUSEE差不多同时在2005年推向了商业运作。2年过去,三者都获得了成功,成了网络电视中的领军者,挖掘着互联网下一个金矿。

  姚欣:从宿舍中开发出PPLive

  2006年底一个晚上,在PPLive招聘会上,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李之棠教授在台上为大家讲述着发生在2004年夏天的一个故事,而台下坐着的,正是当年休学创立PPLive的姚欣。

  姚欣,这个计划着毕业后先进大公司磨练一阵,然后在三十岁创业的大男孩原本没有料到,自己的“触电”时刻会提前上演。

  “2002年的世界杯,对我影响很大。想看没处看,只好15个兄弟租一个宾馆房间看球。”姚欣说,“在校园内没有有线电视,有一天我突然想到,何不借助校园中的互联网和点对点技术开发出一款软件,以实现视频内容的实时传输?”

  姚欣隐约感到了一次难得的创业机会的来临。于是,他找到了李翀,向其描述了自己关于P2P流媒体的一些设想——姚欣曾在李翀的公司打工,李翀鼓励姚欣把P2P流媒体的计划从“纸上谈兵”变为“切实可行”,研发出一款能够在现实中使用的软件来。

  PPLive的雏形就此诞生在了华中科技大学韵苑宿舍。

  2004年暑假后,姚欣向学校申请休学创业,理由是“看好PPLive的应用前景”。2004年底,PPLive推出了1.0版,开始在华中科技大学内部测试,最高码流跑过1024k.2005年二三月间,PPLive开始在教育网内测试,经受了大规模用户同时在线的考验。

  虽然姚欣为了创业连研究生课程也没有正常读完,但是却没有能够感动投资商。创业之初,姚欣先后拜访了近百个投资商,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挡了回来。这种状况直到软银中国主动找上门来才有了改变。

  2005年4月,软银带来了20万美元的创业投资。当年5月,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总部设在武汉,姚欣出任CEO,李翀出任执行董事。在华中科技大学校外一间租来的40多平方米居民房里,姚欣带着六七个年龄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踏上了实现梦想的旅程。[page]

  公司成立后,技术上的优势要转变成商业模式上的盈利成为姚欣和李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他们决定,首先要利用技术减少公司最大的成本支出—带宽购买。北京网通骨干网100M独享带宽一年的费用大概就要100万元人民币。这对于当时的PPLive来说太贵了。

  PPLive在这间40多平方米的出租屋内仅仅用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就完成软银中国投资时提出的“用户半年翻5倍的要求”。 当年8月PPLive承载了超女总决赛的网络直播,创下了50万人同时在线收看的业内纪录。可以说,PPLive与“超女”一样,都向“传统”发起了各自的挑战。所不同的是,PPLive所凭依的P2P流媒体技术,掀起的是一场针对互联网交流方式的“二次革命”。

  另一方面,软银中国的20万美元投资足足支撑了PPLive活了10个月的时间,直到PPLive获得了来自Bluerun领导的、软银中国参与的第一轮500万美元投资。Bluerun是一家全球性基金,管理资金规模达10亿美元。

  在投资方的支持下,PPLive开始携P2P核心技术,试图以流媒体旗手的姿态全面进入媒体运营产业。“想要实现这种转变,把公司从武汉搬到上海是一种很自然的选择。”

  两年过去,PPLive跟内容提供商的合作关系一直遵循从渠道到厂商的路径。电视则被姚欣看作是PPLive内容合作的重点突破对象。截至目前,PPLive已经和东方卫视、凤凰卫视、湖南卫视等超过20家电视台达成了不同层次的合作关系。

  悄然间,PPLive已让姚欣露出新贵影子。目前,PPLive已拥有索尼、飞利浦、肯德基、雅诗兰黛、雪佛兰、迪士尼等涉及数码电子等快速消费品、汽车、奢侈品、银行业等各个领域的广告合作伙伴。

  2007年,尚处于《变形金刚》上映前的广告预热期时,雪佛兰就开始在PPLive网络电视平台上投放长达30秒的《变形金刚》版的TVC(即电视广告片)。 这在以前可是电视和门户网站才有的“待遇”。

  2007年6月,在来自DFJ、DFJ-龙脉等总计超过2100万美元的第二轮融资完全到位后,PPLive开始加速整合视频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很多企业开始只是尝试性地短期投放,现在有些企业已经愿意签全年的合同。”

  姚欣预期,2007年PPLive的广告收入每个季度都会翻倍,“收入总额可能高达数千万元人民币。”

  雷量、张洪禹:聊天聊出来的PPStream

  2005年6月11日凌晨,四川成都。寂静突然被一间10来平米普通居民楼中的欢呼打破。

  雷量、张洪禹两个人完成了自己的新目标——在网上能够流畅清晰观看电视的网络电视PPStream.

  PPS的命运最终如何?怀着略微有点忐忑不安的心情,雷量和张洪禹两人把PPStream的第一个最终版本提交到了天空软件站。早晨8点,两人惊喜的发现PPS已经有13人在线了。到了晚上,在线人数变成了90多人,随后每天的在线人数都在倍数增长,11天后的世青赛,在线人数突破了1000人。

  自此,PPS开始了自己壮大之旅。

  不为人知的是,张洪禹来自哈尔滨一小县城,雷量来自成都,他们怎么会千里迢迢走在了一起?

  2000年末,张洪禹在寻遍了县城里大大小小的书报摊之后,终于买到了当年的《电脑报》合订本,然后决定自己要“开发软件赚大钱”。

  和国内千千万万个程序员一般,张洪禹每天登陆到CSDN程序员论坛——这是中国的程序员中非常出名的交流论坛。在这里,张洪禹认识了远在成都的雷量。

  张洪禹问P2P,雷量答P2P,两个人把想法凑到一起,产生了基于P2P技术的“万维网音乐搜索软件”,后来他们又基于这个软件做了P2P文件搜索引擎,接着他们准备改进该文件搜索引擎推出类似迅雷的产品时,不巧的是突然张洪禹病了。[page]

  再回到电脑前面的时候,P2P下载软件的市场已经改变,迅雷的运营和推广都很成功, VC(风险投资商)也非常青睐。对张洪禹和雷量来说,不可能再走迅雷的路了。

  2005年初, 在《电脑报》举办的“第一届中国原创软件大赛”中,张洪禹和雷量拿了以前做的P2P音乐搜索软件直接参赛并获一等奖奖。于是张洪禹找到了周鸿袆,希望周鸿祎能投资自己。但周鸿袆认为他太年轻, 示意他到雅虎团队里锻炼几年。随后, 张洪禹毅然回到哈尔滨, 继续和雷量依靠南北交流做软件, 他们打算用实力出群的产品证明自己。

  张洪禹和雷量两个都是非计算机专业的程序员出身, 社交圈非常有限,创业资金迟迟无法落实,张洪禹回忆他们俩当时“只是想VC, 但是VC不想我们, 我们也不认识VC,都打过中小企业科技扶持基金的主意了。”

  就在这段时间,张洪禹无疑中在书店的小角落发现了一本《流媒体技术及商机揭密》。读完了这本书后,张洪禹思维的火花被点燃了。在和雷量聊天进行了沟通之后,两个人都觉得网络电视无疑是非常又前景的想法。

  2005年3月,张洪禹从哈尔滨搬到了成都,两人租了一间不到10平方米大小的单身宿舍,确定准备开发PPStream.当时,网络上已经有了PPLive等几款网络电视软件,但两人还是决定要开发出一款流畅的网络电视软件来。

  6月,PPS研发成功。仅仅一周,就有VC找上门去,不过在获知只有两个人在开发和运营的时候,怀疑退却了。这一点,和姚欣的命运极其相似。

  2005年底,PPS终于获得上百万美元的创业投资,并成立上海众源网络有限公司,张洪禹在公司中任产品总监,雷量任技术总监,来自台湾的职业经理人徐伟峰出任CEO,PPS走向了正式的商业化运作。

  2007年4月,PPS拿到第二轮千万美元投资后,启动了P2P视频点播系统的公测,6月12日,正式版开始上线。“这是一个杀手级的产品,也是将来最有可能收到钱的!”雷量说。目前正式推出点播服务的P2P网络电视运营厂商依旧寥寥无几,或者是有其名而无其实。

  雷量解释:“首先是技术的门槛更高、更复杂;其次是人数的门槛,由于不同的人观看的地方(时间点)不同,互相之间也就没有数据可交换,所以人数要足够多,才能P2P(点对点)起来。”

  目前,PPS月营业额已经超过100万元人民币,预计到2008年上半年,就能做到单月盈利。“现在缺的还是第二个角色——能带来钱的,广告客户以及代理商,如果这个角色的企业多了,产业链就形成了,产业链也就活了。”张洪禹说,“我们野心不大,不想做互联网上的CCTV,只想做互联网上的电视机。”@page@

  李竹:老IT人的新选择

  UUSEE的老板李竹,其实是个IT老江湖。

  1989年,李竹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那个时候正是中关村的创业期,他和几个同学一起创立了一家软件公司,这几乎是中国最早从事多媒体数据库软件开发的公司,当时联想、希望都是其业务合作伙伴。李竹和他的伙伴从创业中挣到了第一桶金。

  那是IT业的春天,到了1996年,李竹创立的软件公司并入了清华同方,成为同方在IT行业的基础团队之一。

  上世纪90年代末,李竹与他的伙伴就在IT圈里以个人投资人的身份,一直从事初创公司的投资、融资等资本运作。一直到2003年,发现了P2P.

  2004年,从事B2B软件平台开发的李竹转变成使用P2P技术的B2C模式,启动UUSee.com.2005年上半年,正式对外发布。

  自此,老IT人选择了网络电视。

  一晃到了2006年春节。对李竹来说,这个春节是他经历过的四十个春节里最难忘的一个。这一年除夕,他和同事、合作伙伴在办公室度过,来自全球的45万人在CCTV网站和UUSEE上观看了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

  李竹显然很满意这样的结果。此前,P2P最大的同时在线人数出现在美国,但只有20多万人。这个记录在当年8月被直播超女的PPLive打破。

  网络电视直播春晚的成功,让UUSEE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一跃成为引人注目的网络电视中一员。然而,就在UUSEE打算一显身手的时候,这中间来了一段不大不小的插曲。

  2007年5月9日,北京网络新闻信息评议会就网络色情内容问题对UUSEE进行了点名批评。随即,新浪、搜狐等国内主要门户网站在首页显著位置刊登了北京网络新闻信息评议会的相关决定。

  “这主要是由于四川的一个网友在社区中上传的视频引起的。”李竹说,尽管UUSEE针对社区网友上传的内容审查工作是外包出去的,但UUSEE并没有回避自身应当承担的责任。

  实际上,版权问题、色情问题,也一直是悬挂在李竹、姚欣、雷量、张洪禹等所有网络电视老板们头上警钟。

  正版内容非常重要,这些内容稳定、无风险,可以被广告商认可。“李竹说,UUSEE去年的的收入已经达到500万美元,今年希望超过1000万美元。

  到目前为止,在跟中央电视台等国内大多数电视台保持紧密合作关系的基础上,UUSEE又相继发展了华娱卫视、中凯、CCTV-6等新的内容合作伙伴。

  UUSEE对一家SP公司的收购工作也已经接近完成。据说,这项收购将耗资200万美元。收购SP对于李竹的意义不仅,在于可以覆盖更多的视频终端用户,而且还在于UUSEE借此将建立起自己的直接收费通道,为以后网络电视发展中的盈利模式做出启发。

  在李竹看来,大家各有不同,UUSEE靠部署更多的服务器和拥有海量带宽来保证用户收视的流畅、清晰,PPS将主要精力放在了研发上,PPLive极力追求内容新奇,马化腾则倾向把QQlive打造成腾讯“在线生活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希望去做一些事情,让后人在谈到这个产业的发展时,会提到我们做出的贡献。当然,我更希望UUSEE成为一个成功的大企业。”

  “我们发现P2P要是做大了能够形成一个很好的产业。这个产业链有许多环,必须有企业来解决关键问题,把链条串起来。这件事情足够大,可以利用P2P技术把流媒体这个行业推向一个高峰。”

  “各种要素已经具备了,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需等待一个导火索,最2008年奥运会,就会有一个突然的转变,将网络电视推向高峰。”这是李竹和其它所有网络电视老板们的信心所在。[page]

  电脑报观点

  网络电视成新的亿万富翁孵化器

  2007年10月25日上午8点半,深圳市民王欢登录打开了一家网络电视,准时收看火箭队的一场NBA季前赛。

  那一刻,PPS(PPStream)显示有783个频道的网络电视节目,另外两家———悠视网(UUSee.com)显示有763个频道,PPLive有737个频道,作为网络电视的技术派阵营,他们正大张旗鼓地向霸主进军。

  同样,网络电视的另一阵营——内容派阵营,以凤凰卫视、中央电视台、上海文广集团为首的传统媒体也纷纷拉开新媒体序幕,宽视频平台成为其战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环。对于电视台来讲,庞大的互联网用户也是他们不可忽视的覆盖群体,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将自己的影响力延伸到互联网领域,以提升或者维持自身的广告价值。

  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国内从事P2P流媒体技术的公司涌现出200多家,除去少数做技术支持的,多数公司寄希望于网络电视这种新媒体平台。

  产业的革命带动的是财富的膨胀。“如果未来有一家公司能超过Google,那么这家公司必定出现在P2P网络直播领域。”互联网投资教父、软银总裁孙正义的一番话如同指挥棒,资本开始狂捧网络电视。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随后这三年中,这种基于P2P(Peer to Peer,意为对等网络)产生的网络电视,让我们日益感受到正在经历一场产业革命——如同1946电视的诞生那样推动人类娱乐方式的深刻转变。

  所有涉足网络电视的人,都盼望着那一天的早日到来,就像7年前互联网门户网站盼望着从苦苦支撑到扬眉吐气的那一天一样。这种翻天覆地的转变,后者只用了短短的4-5年。

  网络电视从业者们为自己树立了两个榜样:一个是已经在影响力和收入方面不输于传统平面媒体的门户网站,一个是至今仍牢牢占据头把交椅的电视媒体。

  不错,传统电视仍占据大众消费市场的主导地位,新崛起的网络电视势力不过是些头脑新灵活的小玩家,并且饱受高昂的带宽成本、后患无穷的版权问题折磨,但同样没人能否认它未来广阔前景。

  2007年,尚处于《变形金刚》上映前的广告预热期时,雪佛兰就开始在PPLive上投放长达30秒的《变形金刚》版的TVC(即电视广告片)。以前,这可是电视台和网站才有的“待遇”。[page]

  除了全平台投放,在网络电视上还能按照频道“以偏概全”定向投放,以避免广告预算的浪费。今年7月,香港迪士尼公司就只在PPLive上的港台影视、海外影视、时尚资讯、音乐娱乐等频道投放TVC广告,以覆盖20~25岁的年轻用户以及25~35岁的女性用户为主的目标客户。

  事实上,几乎所有人从业者都被美好的前景驱使着:根据调查,视频分享的网民覆盖人数已经超过7000万,而预计到2010年,网络视频用户规模将达到1.8亿人。与此同时,一条贯穿内容提供商、视频平台、技术和服务提供商、广告代理商的完整的网络视频生态链正在浮出水面。

  PPS今年完成了一笔千万美元的投资。PPS技术长雷量说,网络电视的广告收入主要是跟电视广告代理合作,切电视广告的蛋糕,帮电视台分担一些受众比例。

  很明晰的是,在未来的10年里,网络电视将和我们现在完全不一样。更高的画面质量,更强大的流媒体,个性化,共享以及更多优点,都将在接下来的10年里实现,“我们想做互联网上的电视机。”张洪禹说。

  或许一个大问题是,“现在主流的电视网怎么适应?”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